最初

世上刻骨銘心的事情多是沒有選擇的。你想想,出生,或者死亡,戀愛更是,還有性愛。
無路可退,無可阻擋的衝動,像雷行電閃,如地表裂開綻放滾灼熔岩,冷卻成為山,如海浪的拍岸,如雲追逐後不免掉落,為雨。
人在自然的規律之中,起伏,那些存在的狀態有一份悲劇的光芒。
無法告訴你,探戈,看大師在舞會裡面表演時,或偶爾自己在舞池裡跳舞時,感到那種非此不可、不能抗拒的感覺。
每一步都是最後一步,只有一個方向。
然後我把對方也帶進那最後一步,那唯一的方向。
又然後我們有了下一步,有下一個方向。沒有起點,沒有終點。我跟著他,他跟著我。沒有先沒有後。
是這與生命的脈搏緊扣的感覺,引發了音樂及舞步的創作,支撐起整個舞會文化,由南美一個城市,如今已散播到世界所有地方。
固然有人熱愛它的音樂。有人認同它的文化。也有人對它的歷史有興趣。
但為這回事不能自已的人是為了追求那種強烈的生命感覺,那種能牽起之後一連串人文發展的感覺。
最初的感覺,與另一個生命相印然後分離的感覺。
無法告訴你,這些生命的秘密,如出生,如死亡,如戀愛,如性愛。
而其實它們的原理都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簡單。
簡單到你要用長時間去把自己還原到那種純粹直接自然的狀態裡面,你才能夠完全地接受,出生,死亡,戀愛,性愛,以及探戈,這些叫人刻骨銘心的二三事。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