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賞

昨夜站在HMV把唱片逐一試聽時想起教授的話。
當時問他為什麼要讀碩士呢。如果一個哲學系學生跟其他學生有什麼不同,就是我們名正言順可以明知故問。
回想,當整個世界都覺得唸一個碩士是理所當然的時候,我當時仍然有一份天真去問一些再沒有人問的事情。教授說,你會學識欣賞理論的能力,而在你人生以後所有日子,這份能力將令你不寂寞。你發現嗎,很多時人生最珍貴的事情往往在所有人都不再去懷疑和尋問的領域中。
然後你明白人們東奔西跑大驚小叫多快好省是因為沒有人令他有足夠的能力和耐心去欣賞別人或事情。他們其實寂寞,擁有全世界而不擁有自己也不被世界擁有。
我們不必擔心,城市的生活是緩慢的安樂死,你可以在五光十色中浮浮沉沉一輩子健康富足地活下去。除了傳教的人,沒有人會問候你的靈魂,沒有人叫你去做令你靈魂得自由的事情。你對宗教沒有意見只是對隨之而來的繁文縟節感到疲倦如你對其他所有繁文縟節感到疲倦。然後又回去你說你相信自己但不知道自己相信自己什麼的循環。
走過Soul和Urban,看著背後所有古典音樂的唱片,然後是爵士樂,我在想有生之年有沒有足夠時間去被它們一一感動。有時你會聽到有人說不懂得音樂或畫或舞蹈或紅酒。音樂畫舞蹈紅酒屬於人類的,它是美麗的心靈的具體實現,而且其實沒有人天生懂得。
但我嘗試讓耳朵眼睛舌頭寧靜一下,遠離那些可怕粗糙的電視節目報紙雜誌和味精食物。當你沒有好好對待你自己的感官,你的感官不會給你帶來喜悅。你甚至無法分開清新和麻木的分別。就好像有些人分不開固定的探戈舞步和天時地利人和下變化出來的互動的分別。
真正的美好是真正善良的。我想那是我覺得美好重要的關鍵。而善良是不去在別人的寂寞裡尋找益處,善良是給予寂寞的人不寂寞的一個選擇。而我確切地感到這些感觸並非任何理智所能解釋,那是來自我作為一個女人,來自我身體裡面能夠孕育一個人的可能而生的那份關懷-假如我有一個孩子,我願在他寂寞時沒有人在他身上找益處,我願有人令他知道可以不寂寞而不僅是不感到寂寞。
或者從來母親不是一個角色,任何角色都不是一個角色,那是一份心情。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