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ike to feel his eyes on me when I look away.


第一次看Before Sunrise在國際台。好像第一次看八步半或者迷魂記是在星期六凌晨的國際台。大概是十五六歲。年紀漸長知道它們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的一部份。這套電影叫做情留半天。情留半天的DVD/VCD是我給後輩的生日禮物。陰功今時今日很多後輩都沒有年青過。這個社會教孩子盡快老去,在成為成年人之前成為老人,譬如師奶譬如佬,很武斷地說。電影一開始,男女主角,坐在火車,閱讀。整套電影兩個人不停對話,逛唱片店,接吻而不一定拉手,拉手而不一定接吻,坐在record booth聽Come here,逛墓園,在教堂裡說及歴史裡人類的悲傷和失望,在草地分享大家的身體,在河堤散步,十指緊扣或不。某一部份的的我會問其實這樣的品味會不會小資。但後來我就說算了。被完全覆沒都算了。因為我已經看了這套電影十五年我終於夠膽肯定那是真的靈魂的溝通,我無法抗拒,而且沒有見過更真實的浪漫。或者那只是太聰明。電影裡面每一段都是有些人一生兩生三生都不會擁有的直達靈魂深處的溝通的對話。其實浪漫是應該真實地反映人在最純真的狀態的想望而與現實直接緊扣。浪漫不是空想,而是把你的心,假如你有的話,假如你有保衛它的話,把你的心,實行出來。用你的言語及身體。這一段他們坐在咖啡店,扮打電話給最好的朋友談及跟對方的偶遇。大方幽默日常自然坦誠勇敢世故偏鋒的男人女人的對話,實在當你擁有世上這些美麗的氣質你的對話便有趣而不需跟任何議題連上關係。會考課程沒有教會我們成為一個大方幽默日常自然坦誠勇敢世故偏鋒的人,CRE不考大公司的MT aptitude test也不考,所以對我們沒有意義。離奇的是又不特別覺得這個城市的人特別喜歡唸書和事業但我們重視的卻只是唸書和事業要求我們做到的標準。為什麼我們重視我們並不享受的事情,係咪,心理變態。諗唔明,點解要搞到咁複雜。
你開始知道是可能的,恰好的溫柔,人與人之間心靈肉身的相遇、吻合。或者是一個莫名其妙的聯想,我無法不想起如此的他們,他們千世修來的緣份圓渾的互動。
又或者不是那麼莫名其妙,當你能夠相信你裡面有個美好的自己並真實地表現出來。你知道Celine其實是Julie Delpy,Ethan Hawke其實是Jesse,Javier是Javier,Geraldin是Geraldin。而且你知道,有些對手就是那麼壯麗,他令你自由完整成為你自己,他完成了溝通的意義。啊跳探戈的人只有更知道。

3 Responses to “I like to feel his eyes on me when I look away.”

  1. isle isle writes:

    H,看你寫情留半天,終於忍不住要留言給你了。
    自從那次聚會遇到你,不久之後,我就被借調到東亞運動會去。本來我是不在名單之上的,但因為後期人手越發緊絀,我才匆匆被調派過去。我在酒店駐守,接待住宿的賓客。有些事情真是命中註定,擋也擋不住。在那裏我遇到一位人品很好的歐洲男子,雖然彼此已婚,我們還是相戀了,明知過不了幾天便要永遠地分離。一切就像電影情節, 像情留半天, 像迷失東京。英語都不是我們的母語,我們亦只能用著英語交談,但是我們卻無所不談,一見如故。真的像你所言,是有些人一生兩生三生都不會擁有的直達靈魂深處的溝通的對話。我也像你一樣, 在此之前對於這樣的相遇我是不大相信的,因為那樣的浪漫太不真實,而且又實在太美令人無法承受。但到了今天我終於相信,無花無假,就是這樣子了。
    H,你知道嗎?我有些朋友無法接受我這個遭遇,由於我們彼此已婚的原因, 惟有C最能明白。我才發現,無論活到多少歲,經歷多少事情,在愛情面前, 總有一種人,像我們這樣,是永遠長不大理智不過來, 即使已為人妻已為人母。即使已為愛情吃了不少苦頭,還是學不乖,明知愛情終究還是要幻滅,我們還是不願對愛情理智。一次又一次,就算肉身已經寂滅,靈魂還在徘徊。簡直是病態。
    戲裏的男主角最後在下集寫了一本小說記念這段愛情,聽說這戲的藍本也是源於監製本人的類似經歷。看來, 愛情遠逝以後,如果還會留下什麼餘燼復燃, 那就是藝術了, 讓我們這些念念不忘死心不息的人仍能抱有一絲安慰。這就是為什麼在急功近利的社會裏我還是那麼熱愛藝術, 愛情跟藝術是一脈相承。
    愛情走了以後,人生裏將會有很長很長一段日子是活在缺失中。

  2. isle isle writes:

    我想聖誕節我一定會衝去看西片我愛紐約。

  3. H H writes:

    isle,EAG是苦工,局外人不知,希望你安好。我們年幼相識,大家這方面都了解彼此。我想我從沒有不相信過靈魂邂逅這件事,所以我仍然能夠明白體會你的經歷。縱使要學著老練成熟世故待人處事,有些內在核心的事情大概不必變改吧。
    藝術及愛情,是同一份戀物的熱情和純粹的執著。我想這種堅持是分別一個人究竟除了肉體他有沒有靈魂的條件。當你遇上,你知道世界上沒有陌生人,那只是有或沒有靈魂的分別。
    我也會看我愛紐約,我愛巴黎也討喜。希望有一天有一套叫做我愛布宜諾斯艾利斯。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