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天使

你身邊那個人,是叫你看到自己更多的人,還是叫你不要看到自己的人呢。
可能是個人際遇,我的偏見是,我們總是傾向跟叫我們不要看到自己的人一起。
因為看到自己是難堪的。看到自己之後,你怎樣對待自己呢,譬如你發覺自己是一個因為恐懼而保護自己而傷害了你身邊的人,你接受到自己嗎。你接受不到的話,你改變到自己嗎。你夠力去改變嗎,你知道你要怎樣改變嗎。所有的煩惱及苦痛的開始是這一份自覺。所以你怎樣日日夜夜對著一個這樣提醒你的人呢。人性就是這樣。我們為什麼要,為難自己呢。
當然令你看不到自己不足的人,也不能令你看到自己精細美好在哪裡。世事就是這樣。
有些人有時令你看到自己的另一面。不,他不會全天候指指點點你的甩甩漏漏,那只反映他的狹窄﹣﹣假如他有立體的視覺,他能夠看到你不同的面,從他的眼中,你看到自己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心底裡我有我對自己的要求,對家人朋友的要求,我認為的美好和真實和愛,裡面有一份絕對,一份必然,不會用任何事情去換,強烈至死亡都對我沒有意義。
可是那只是個人選擇。假如我們選擇不要看到自己,那是沒有問題的。任何有關人格判斷的說法我想是不必的。
我們應該祝願他們一世如此。不是反話,而是你想想,如果他做人做了五十年突然才發現他沒有真實對待過面對過自己,他會不會崩潰呢。中年危機便是類似的事情吧。那真是一項高風險的投機。一個自我投機泡沫。
好像黃子華說,我們一生都把自我按揭在身外物上,不深愛的伴侶,沒有意義的事業。實在因為它們足夠消磨你重新做人的意志呀。你只要覺得做人咁就一世就已經夠捱一世,仲有咩要諗呢,而冇野諗幾安樂呢做人。那是捷徑。這條捷徑令你省卻生命本身,活著而省掉生命。

我想是因為我幸運。有人待我至深至真,他們不怕失去我,也要叫我面對我自己。他們說,我的美麗和虛弱在哪裡,他們不怕接近,不怕伸手撫摸我的輪廓,在這個起伏反差之中,我才能真正明白,應該保守自己什麼,應該捨棄自己什麼。
如果我要看不到自己的不好,我也不會看到我存在的珍貴﹣﹣那真是抉擇啊。我想起我遇到過的人,那些脆弱的靈魂,他們好像受傷的小動物,我去把他們流血的傷口照料,他們會掙扎反拒甚至傷害你。他們以為變成一個健全的自己是剝削他的靈魂。然後他們 逃亡,或者 我離去,實在因為我不是天使,只是一個普通女人,而他們的傷口已經跟隨他們很久很久。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