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

我們都記得是怎樣離開屋企的。
我們說起,失戀的時候,坐在小房間裡抽滿一缸的煙。在被子裡,黑夜裡,兩老還在外面看電視的時候,你學識了在被子裡,沒有聲音的流淚。學識了一個永遠的微笑。
你是他們的女兒,你知道至少不要他們為你傷心。
失戀的夜裡,媽媽說要把我從他的家接回家裡去,我在電話另一端閉上眼睛搖搖頭,就是不忍心,要他們看到我傷心。
於是我們又學識了說,不,媽,沒事,你早點睡,明天再打電話給你。
我們都記得是怎樣在一個不再是自己屋企的屋企過一個又一個夜。
我們也從此學懂了,半夜三更,支離破碎地走到姊妹的家,她們不怕血腥,教你從呼吸開始重新學起。
那時太年輕我們沒有一個可以抽一夜的煙哭掉一個夜的地方,又不敢回去見父母的心情,重重疊疊,一個女孩子是如此變為女人。
她可是永遠都記得她是一個女兒,所以她離開屋企,她帶走代她傷心的唱片帶走還未曬出的底片未燒盡的信不能說出口的話,那是她的嫁妝,她獨自出門,嫁給她前半生的命運。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