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上無心雲相逐

那紅色的帽子是在去阿根廷前買的。你知我的頭,很大。沒有很多帽子,因為都不合。
浮台,比記憶中近。
海風吹過來。
海風吹過來,猶如,陽光傾瀉下來。
我把腳指轉進沙裡,把帽子的邊拉低一點。
看著海浪,很久,也無法把那些話言語。
我們喝著冰凍的長相思,說青島和燕京,說孩子和狗,說男人和狗,說不能想像這般晴天我們不在海灘上。
其實當天想問你,為什麼總是愛那麼艱難和遙遠的人或事情。為什麼在這個城市,有時候,有時候,突然覺得寂寞。
我告訴你,我想念布市不是因為想念一個假期。為什麼偏偏那是多麼遙遠的地方呢。
如愛過的人,也不是我逃避之處。只是也是偏偏他們是那麼對又那麼錯的人。
我們躺在海灘上。偶爾讓自己感概住。
好像探戈裡,那些男人合腳停步,一瞬,又張開前進,那些句子和句子之間的歎息,那些呼和吸之間的分號,微笑和微笑之間的潮濕眼眶,抬頭和前望之間的回眸。
這些相間的一忽一忽的岩岩慚慚的人生。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