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涼。

詫異的是那麼多人甚至不關心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
好像某與某感情瀕臨破裂邊緣,某年來一直抱持「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的態度。若果有無奈或者希冀,也淡薄得看不見嗅不到。不會試圖了解、分析、發問,遑論改變或回應。
又好像工作間受聘條件改變,大部份人噤若寒蟬,同樣「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靜觀其變,就算有人代為發聲亦不會默默在後方支援,嗟來之食好過冇得食。
是否是我太貪嗔癡呢?不禁自問。
已經不是說到公共空間、政治那些他們眼中所謂與己何干的議題。感情以及工作,不是所謂小市民最關心的事情嗎。
他們的冷漠,既是對自己的漠不關心,也是對自我的極度關心--只有不去關心不去追求,自我便不受受害。
他們浮遊在城市中,以一種完全缺乏熱愛和濃度的態度,甚至不是態度而僅是在物質過份充裕的城市中適應出來的生存方式。他們最後變成最能夠在人間生活的物種:昆蟲。他們可能會去吃一頓放題,可能想過加人工,可能會買六合彩。在叔本華而言這是意志的範疇,一個物種皆屬的範疇。
或許我們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完成,太多責任要承擔,完成之前,意志達成之前,我們都要疏遠自己,疏遠別人。

地球在暖化,地球在冷化。

One Response to “炎,涼。”

  1. 出讓 « At This Moment 出讓 « At This Moment writes:

    […] 出讓 好友H提到那種「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的態度。這是一種麻木,由得生命被甚麼東西擺布都好的麻木。因此就有了個卸責的理由,一副責任不在己的口吻說「我如今生活之悽慘,全因XYZ所致」,好像命是人家的命,而受害人仍是自己。 […]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