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髮鋪記

Y說起剪髮,我在心裡面直呼,我都係咁架。
洗髮時師傅往往問痕不痕,我總是急不及待回覆,不!唔痕!又很納悶,怎麼見得我的頭會痕呢。一副尷尬的樣子,仍想分辯,我天天洗頭髮,很清潔,不會痕的!
有時問師傅,你究竟要替我洗幾多次頭髮?不是已經洗了兩次嗎?大概沒有人這樣問過師傅,她結結巴巴的說,三次咯。為什麼要洗那麼多次?很多人覺得一次洗的不夠乾淨嘛。係咩?
另一個疑惑便是「小姐,請來這邊替你洗洗頭髮」時,究竟我是否需要帶我的手袋?有人會看管我的手袋嗎?旁邊在燙髮的太太和陸軍裝西裝友看來不是順手牽羊的人,也不會猖獗得眾目睽睽打荷包。
有時候不知道那件外衣是一般衣服的穿法,開口在前面,還是醫院病友那款背脊開口穿起先要如彊屍一樣伸直雙手呆呼呼的。去到飛髮鋪,我僅有的老練都使不出來,成為蠢鈍兒。
另,近來上了剪髮的癮,出糧就去剪。每次都短一點,清爽得不得了,要去買幾雙大耳環配配短髮頸項吧?長的或者大圈的,人生之悶及短!來不及,自己首先愛上自己。

5 Responses to “飛髮鋪記”

  1. 愛蓮 愛蓮 writes:

    呵呵, 我去剪頭髮果間salon 有 locker 放手袋架, 仲有大細格兩種, 好貼心。:-)

  2. B B writes:

    H, 飛髮鋪呢個字都好modern呀!
    我好憎(甚至有啲恐懼)去剪頭髮。因為洗頭時, 頭倒著, 我條頸會痛到好似就快斷, 同埋口水會倒流番入個鼻, 感覺很差。
    我試過去d古老上海飛髮鋪, 佢地洗頭係用前傾 “dup” 低頭果種姿勢的, 雖然舒服好多, 不過洗完頭就會成面水了。

  3. simon simon writes:

    剛去了, 也寫下來 :)

  4. H H writes:

    愛蓮,你果間好細心呀。我未去過一間有locker架。
    B,咦,你去過上海飛髮鋪!!勁!我好想去,不過唔敢試剪。行過見到佢地個玻璃窗,掛住紗簾,好有情調呀。之前看電視節目,介紹上海飛髮鋪,說捱不住了。好可憐,又一養不起小生意的例子。
    simon,剪髮好,提醒我們可以改變的可能性,有益身心。

  5. 閃 writes:

    姊,我想找你的髮型師剪啊,你把她的地址名字電郵給我好嗎?:)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