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街女主角

女主角不是容易做的。過度入戲,無情力換來成身瘀,腳是重災區,不敢穿裙子。之後無法抽離角色,反胃、滿天星、搖晃,但對昨夜所有事情陌生。完全無法記起,別人說起只覺尷尬,是麼是麼的問起自己問起上天。把前世千古愁萬古愁都吐了出來,每次都後悔得呻吟,不過每次都有下一次。靈和慾留待下個化身燃燒吧。喝多了我忽然毫無緣故地想到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後來清醒了續下去,便完全明白,「不應有恨,何時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當時其實是應了這句,渾渾噩噩卻只想起意境。不是不想當最佳女主角,不過天生我才是此醉街而不是彼最佳,順應天命吧,也只好承認。其實喝多了我都很靜,世界變得很緩慢,整個人像在水底裡,看出去,陽光很遠,口中噴出來的是泡,四肢都軟支支的,說話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天天有你同我創造美好,酒是不為自己喝,為朋友喝的。

8 Responses to “醉街女主角”

  1. 不醉而歸 « At This Moment 不醉而歸 « At This Moment writes:

    […] 不醉而歸 H,你問我為何不讓自己喝醉。當時我答:我沒說我不可以喝醉。但平心而論,我是不會讓自己喝醉的,在家都不會。我不喜歡那種失去自我控制的感覺,更不喜歡在頭痛與暈眩中醒來像被人打了一身的感覺。經過醉中的矇矓與溫柔,醒來豈不是更難面對充滿醜陋和殘缺的現實世界?何況,醉裏一樣清晰感到悲哀,且只有更鮮明純粹。像我這樣的人無疑是沒趣得很,我一直都這樣覺得。 […]

  2. 酒品 « 做硬,玩更硬 酒品 « 做硬,玩更硬 writes:

    […] 人本應開心,酒是助興的東西,所以我們都要醉得快樂。H,醉倒在街上很易感冒的,也不要令朋友擔心,要有酒品呢;茵,喝得開心最重要!醉呢,我覺得微醉是極樂,你醉醒會頭痛就犯不著要醉,只是你不能享受此等快樂。我說呢,你命苦呀。 […]

  3. florat florat writes:

    昨晚應舊老細的約(上次同你講0個單),到了中環飯局,我倆年紀差成三四十歲,但感覺良好喎!你明我講乜啦~~~~唉,H,突然間我想搵個佬呀@!!

    前晚到曾心儀的那位男的公司開會,都唔知做乜咁!佢以為我同另外一個男仔拍拖,唉,水洗都唔清!之後都無野好講啦...我的同事話:而家D男仔唔同以前,唔會好似以前咁喇!!!

    或者因為日子苦悶,或者因為自己想搵個人陪,但係同時間會否似”發姣”咁款?矛盾喎..

  4. H H writes:

    B,茵,回想,其實我整輩子沒有怎樣令人擔心過呢。唸書、工作、政治取向、社交以及嗜好,平庸而沉悶。我進行的最危險的課外活動是跟男人戀愛以及戀愛失敗。最冒險的事是本科唸哲學及社會學。喝酒,以及喝多了酒,是我最放肆的一回事吧?在短短的卑微的人生之中,我覺得我需要放過自己,放過自己有時不那麼乖。沒有真正試過醉倒街頭,就算有一天我真的有這麼一天,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5. 茵 writes:

    H,你大概會明白,其實像我那種人,早已喪失真正放開自己、偶然完全放縱的能力,我的年少日子規行矩步太久,你讓我自籠中走出來,說不定我會以為到夜裏要睡時,還是要返回那個籠的。

    幾時想盡情喝,隨時找我們,我自己喝得不夠放,但是作伴還可以。:P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