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不夠

她跟他終於見面,見面在他們說過要去的咖啡店。
他問她,你喜歡這裡嗎?
她說很好,寧靜,可以放鬆,享受一杯咖啡。你跟女友常來這個好地方嗎?
他說,啊,她,只帶她來過一次,她沒有什麼表示,一副納悶的樣子...我跟她沒有什麼談呢。他突然憂鬱地說。
她萬分詫異,但不想傷他的心,沒有說出口:那很寂寞吧,你原本是談笑風生的人。她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她問,那你為何跟她一起呢。
他說,因為看不見她的時候,便很想很想見到她。可是見到她的時候...
又不想她。她為他說下去。
他說,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然後不絕的說,或者這裡不是她的朋友常去的地方,我又不是帶她到半島酒店喝咖啡。
她安慰他,這裡真的很好呀,地方雅致...半島也很好,你不用擔心呢,你很快便有能力帶她去半島的了。
他沉默,很介懷地告別,說要回家睡覺。
她震驚,好像不認識這個人。她認識的是一個自信、會談天說地的男人,一個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男人。
她想告訴他,如果你想跟一個女人長相廝守,你應該找一個令你不感寂寞的人。她想告訴他,我們總不能憑著看不見對方時的感覺去選擇,因為到最後,兩個人會看見對方的時候比看不見的多。
當她要離開咖啡店時,她發覺自己穿著最美的孔雀綠高跟鞋,沿途沒有車,路又崎嶇不平又斜,一仆一碌,她怎樣走也走不回去那個原來的地方。

從第十二夜的惡夢中醒來,氣溫八度。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