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盡歡應愛舞蹈

對於舞蹈,最初的印象是梅艷芳冰山劈開劈開救災張國榮Thanks Thanks Thanks Monica,我愛你愛你不顧一切。舞蹈是一種舞台上遙不可及的表演。後來學的芭蕾舞是一個學藝學毅的過程,是它令一個不可一世的孩子變得踏實﹣﹣世界的確在你腳下,問題只是你夠不夠力實實在在踏下去,把世界變成你自己的世界。青春期放學後在禮堂學社交舞,因為青春,青春便很想社交,以為社交舞裡面有社交。對我們這一代,舞蹈要不屬於舞台上的人,要不屬於自己的孩子,要不屬於過去的自己,要不屬於星期日中環的外藉女傭。可是看粵語殘片,裡面盡是舞蹈的片段。這些片段裡面的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們有肥有瘦有老有嫩有男有女,他們自然快樂地起舞,舞步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沒有需要很認真很有負擔地去跳舞,沒有介懷自己跳不跳得好,就好像笑容一樣,笑得好看笑得不好看,只要開心便笑,只要開心便跳舞。看著這些非常有趣的片段,我深信在香港,音樂和身體活動,個人和集體,曾經自然地融和在一起。我嚮往的是這個和諧﹣﹣人與人之間的和諧,人與自己身體的和諧,音樂和人的和諧。這個和諧屬於每一個人,不需要任何文化或教育背景。如果要相約一起去唱K都起碼需要大家懂得同一個語言同一個時代的歌曲,舞蹈是這些共同都不需要,你有手有腳就得。

阿根廷探戈屬於任何一個人。看的人,跳的人,聽的人。不用任何理論去懂得。探戈是完全感受而已,探戈只是一首又一首以西班牙文唱出的情歌而已。上次Lucia y Alvaro表演那一首歌曲叫The Day You Loved Me,震撼我至今。我不懂西班牙文,但我感動至哭泣。他們怎樣以舞步去表現懷念和深愛,我好像這生從無經歷過如此深刻的懷念和深愛。他們五月來,會用舞步說什麼故事?

他們五月來,你會否想看一對戀人如何以他們的身體說怎樣的故事?

 

Tango Temptation

 

Tango Party at private club Butterfield’s, Taikoo Place on 3 May 2008

 

$480 for everything including Lucia y Alvaro live performance, buffet dinner featuring Argentinian beef and wine

Come. Open your eyes. Open your mind. Open your embrace.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