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立秋

你要看的電影快要上映,大概來不及去看,便要落幕。
背後的那場雨,讓人說不完真正要說的話。
那扇門好像一直開啟著,門縫中總見到你與他人走過,偶爾跟我笑說想。
待我沏好茶待你,你又不見了。
茶涼了。
再沏不難,讓人如茶般透澈才難。
時間都可怕地恰好錯置,一次一次。
老了錯得起,卻怎樣錯過得起。
還是中間根本沒有相對論,不忍的人,那善良的逢場作戲。
有時美好得不真實,有時殘酷得超現實。
夢中月蝕,誰知缺了的是那一角,就是我託付的一份。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