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延

根本不怕花會謝,生命就是誕生然後死亡。把花買回家,這次加上蓮蓬,賣花的小子說,她們已經死了,不會再開。
只能延長她的死亡,把她的花瓣摺起來,為她灑水,令她死去時,不是黑色。不能睡的時間愈來愈多,還是覺得心甘情願,我沒有對重覆的生命麻木,生命是,笑,忘,輸。樂此不疲,不能睡,吃酒,身體裡面所有都在翻騰,要把裡面的所有翻出來,要死去活來,要我後悔,而仍然不能睡。靜靜期待我妹妹,為男人為成一個女人,然後為作為女人,她懷疑男人,之後她回到最初,一個女人。這是所有成長的辨証故事,歷史的過程,你不用訝異,毋須歡喜,事情會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我們註定比四葉草驚心動魄,那是真實的,像嘔吐,像飢餓,而這個時候你知道,我是真的女皇,我有河流,我有山,我有跳舞的身體,我唸咒語,我讓你震驚,讓你歡喜,讓你憐惜,給你最鮮味,而有更鮮味的期待。你覺得太早,又覺得太遲,而我給你安慰,那是恰好。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