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睡覺的時候


週日,不是睡不著,就是清晨醒來。長期只睡五六個小時。我是睡寶寶,六個小時如你吃不夠飽,或者要湊米氣的你冇飯到肚。半夢半醒俱樂部的會員,大家好,這是小女子的come-out story。起床的時候也有痛苦的,特別是冬天,天未光,只覺整個世界與我為敵。之前感冒,吃了藥去睡,好像按了一個睡眠掣一樣,睡去睡醒,不知身是客,早上很悵惘,也有點惶恐,咦,唔怪得之有人會長期食安眠藥睡覺。想到這裡,你說惶恐不惶恐...我自己都不敢想下去。你說週末床上怎樣。週末有時是天光多數是半夜才去睡。如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其實一半也是睡不著,一半是在寫在想在讀在喝如此類推。中午起床,雖然頭痛,但總算轟轟烈烈的睡了一遍。最浪漫的失眠是,那年二十歲,冬天,開著一盞燈,一個人在讀尼采和齊克果。那時候只覺永遠都不會明白這些心靈,他們的寂寞和偉大成正比。他們是我生命的火焰,是肉眼不見的陰燃。到現在還沒有丟掉哲學本科的筆記。每個中醫說我有火。是這些火嗎?如是,我接受它們是我一部份,內住,煎熬,發熱,發亮。


飛台北是早上八時,七時在機場不幸巧遇Private Shop,可說是未入賭場先跌錢。該處原來有很多貨版,對對對,只有一千零一件那種貨色。天,我跟周小姐是尖叫了,Princess Tam Tam的浴袍,huit的家常服,意大利製造的喱士睡裙...可憐它們精緻到不能,一個人的話是穿了不想脫,兩個人的話是穿了就隨即給除下來。你有什麼選擇呢,只有把放不低的買下來,送禮自奉。


這陣子睡著時都造惡夢。沒有毛的老鼠偷進我家。給刀子刺傷,被追殺,血。遇上恐怖份子,手榴彈飛來,一邊逃跑一邊知道其實已中彈,但求生本能會叫你一直跑。


所以我猜,睡覺,是自己跟自己相處。包括接受自己,以及接受世界。

4 Responses to “當你睡覺的時候”

  1. Tino Tino writes:

    看妳的blog也看了好些時日,如果妳來台北,如果妳正在台北,希望能在milonga中得緣一見。

  2. H H writes:

    Tino,台北是回來了,milonga也是回來了,那是農曆新年前的週末,那夜我穿了Comme il faut的黑色舞鞋。或者我們已經遇上,或者不。
    哪天再次訪台,也希望可在舞會相見。

  3. J J writes:

    氣, 唔夠訓, 即係absurd heros, 荒謬英雄, 可以同尼采齊克果玩架。依家唔會早訓, 覺得份工唔值得我對佢咁好。

  4. H H writes:

    即係,如果你唔妥個遊戲,即係要先唔妥你自己。如果要對抗個遊戲,我首先要對抗我自己。呢一種現代生活的尖銳和遲鈍,如何拆解。你同我唔通真係要坐低講,唔通,仲去諗。一個做乜諗野既世界,其實無謂囉,講來。有時係為啖氣,會伸出一隻中指。Literally. Figuratively.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