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路

你怕令人失望。你說我跟別人不同的地方是我總是給予希望。那時我想這是你認為我好的地方。實情是同時間你知道了希望的相對是失望。它們是並存的。
我們之間忽然出現了希望及失望的可能性。我提醒了你人生的不確定性。我從來跟這個不確定性相處得很好,所以不明白你害怕什麼。
人生從來都是這樣子。我靜靜地說。失去。獲得。失去。失去。獲得。重重覆覆,活過來,接受自己,放過別人,抬起頭來,這些總和就是成長。所有的成長都是革命性的。Life is living or dying,由你的面向分別-前者是革命性的,後者是無革命性的。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但也在「請客吃飯」裡面。
你沉默。你不明白革命,即那些生活裡面的掙扎。因為你那麼好看,你輕易擁有你想要的人或者事物。在世界中心的你不用革命。革命是旁邊的人的事情。在世界中心的你不用成長。我沒有責怪你,完全沒有。因為明白到成長不是必須的,成長是一個需要。好像如果你不成長,你傷心得過不了明天。於是你唯有成長。如是我祝願你一輩子都不用成長。
除非你選擇成長。就好像我選擇成長。選擇讓自己赤身,純粹地面對世界。不以失敗及不完美為恥。學習更加誠實。學習更加不害怕。
好像我跟你說跳舞,我說學習跳舞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見到零零碎碎不完整的自己。你不明白我為什麼總是要挑戰自己。我笑說,不,我不喜歡挑戰自己或任何人。對挑戰這件事壓根兒沒有興趣。喜歡的是誠實及接受自己。從學習接受自己開始真正懂得接受別人,作為一個獨立和不完整的個體。那只是寬容的開始。我跟你說過很多次,我喜歡探戈,是因為它忠於人的肉體及心靈。不是因為它的技術難度有「挑戰性」。於是我明白到,你不跟我跳舞的原因不是因為探戈本身,而是我們面對一件事情的態度上的差異。如果你只認為那件事常常挑戰你,你怎會去做呢。那是人性。我覺得藝術或者舞蹈或者阿根廷探戈在容納我包圍我接受我。不是挑戰我排斥我區分我孤立我。
我學習的所有事情,我對待你,都不是挑戰沒有排斥沒有區分沒有孤立。我想你明白到這一點,不是因為要你明白我而已,而是從這點看出去擴展出去,你有寬容的眼光去面對世界,那個回報就是你發覺世界在善待你。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