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乎曉得

六月十九夜晚至二十日凌晨

Welcoming milonga坐了一晚,坐在大師旁邊的桌子。哈哈。
心裡會開始真正明白milonga,那是一個人去的地方。意思是有音樂,有可以讓身體放開的音樂,有煙有酒有朋友。
大師坐了一晚,啊,兩公婆旁若無人坐一晚。香港人可能覺得唔抵,去舞會不跳舞,去吃自助餐不吃撐,買二不送一,交了學費畢不了業,做boleo腳不飛到格叻底人家見不到你爆飛也很唔抵。let go究竟對誰有意義,從容自在對誰有意義。
有時坐在旁邊會看到每個人想要的都不同。不是每個人都意識到或者需要let go或者從容自在。
有些人熱衷追趕跑跳碰。
去milonga而沒有舞跳。然後了解多了很多事情。那個城市的人,跳舞的心態,蒲milonga的心態及姿態,怎樣是一個比較sophisticated的milonga及tango community。真係有排玩。

六月二十日中午

直奔田子坊。第一個店我們便買了幾個頭花。那種半遮着眼睛的黑色小禮帽,Carrie Bradshaw的湖水綠神大襟花,孔雀翠綠羽毛頭花,等等。丹麥進口,款式多,價錢合理。香港要不賣很貴,要不根本沒有那麼別緻的飾物。市場沒有需求便沒有人賣吧,沒有需求或者都係因為唔抵,係咪?女生沒有場合用別緻的飾物是一個問題。這是一個沒有legitimacy的社會問題。去Milonga時用吧。自己偷偷的想。而因此我肯定自己真的去了一個跟本城不同的地方。那一個地方叫上海。那些細微處的presence。不怕在細微處大膽展現自己的presence。女人在街上穿旗袍走來走去,Milonga裡時麾女生穿的那些料子極薄剪裁極貼衩子開到大腿去的旗袍我更想做一件。只是回到這裡隨便穿一件旗袍上班大家又已覺得你好dress up。好沮喪。
整個田子坊開滿小小的酒館咖啡廳,少了很多民居,仍有阿婆坐在天井乘涼,內衣褲就掛在頭頂的電線。遊客多了點,有人在拍沙龍。笑。公社仍然極好吃。中午坐在那裡想吃一個血色瑪利。只是之後要上課。算。外國人極多。身邊都是好看的中國女人。笑笑。
R說要先去見萍。極是。去完就走了。反正其他都不再想看不再想買。另逛了好幾個圈找不到樹。可惜,上的士便見到在泰康路上前幾個店便是樹。
見萍是知音。她人不在。中間放一盤盛開的薑花。沒有古怪的輕音樂。只是整個店都是她。又是presence。所有衣裳可以穿上身。料子極上,剪裁仍然膽大心細,腰跟肩是她極重視的地方,one size,天衣無縫。R試了一件襯衣,一位說普通話的中年女士見到她穿的好看,即時訂造了一件。當然是女人身形,女仔bye bye。Very good。一般造兩件,北京一件上海一件,低調,沉不住氣的大眾走進來走出去想不如去買名牌子。你去好了。Have a good walk and I won’t see you off.
在更衣室裡試花裙子的時候,外面有人說廣東話,大概她們其中一位拿起某件衣服,另一位說,嘩你以為是亦舒玫瑰與家明咩。啤。啤一聲,吹到。自甘平庸到一個其實我知道呢D野係靚不過算吧啦你咪扮野啦你做乜要咁特別做乜咁靚遮果種口吻。Un救able. But no, I’m not offended, I declare to the light. 興緻不減,我還怕她買了回來然後嫌人家貴嫌四嫌八呢。可是可耐心一點嗎,拿起人家一件襯衣,感覺一下,看一看,全絲,腰間有六七個cut。每個cut都恰好。那些人是不懂得欣賞別人還是怎樣。幾時去到這一天好cynical又好enjoy being cynical到已經不會欣賞別人其實亦係唔識欣賞自己。pathetic。
三條裙,白底黑團花棉單邊自由擺連身裙,藕底小碎花棉領嵌線老式斜襟衫,白色雙層棉立領連身裙。她們為每一件衣裳手寫一個簡介。
看著那上脫下來的裙子想,她只以為有玫瑰,其實還有丹薇呢。
她樂於不在乎不曉得,我樂於她不在乎不曉得。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