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筆記

一開始的時候,你只是想找回你覺得本應屬於你的東西。
後來發現,找回屬於自己的東西也須要沉重代價。
譬如,你要去改變世界,然後你才可以找回屬於你自己的東西。
於是你去改變世界。
原來改變世界即是要改變另一個人。
改變別人很難。
每個人的內心其實都是一個一生回憶的迷宮。
密不透風,沒有人能進去,誰要接近誰都要被傷害。
當然,自己也被困在裡面,走不出來。
我們要很大的想像力去建造一個世界讓別人覺得真實有血有肉。
然後我們才有可能走進另一個內心。

下雨﹣
打開第一道門不難。
那可能只須要一分鐘。
但這道門之後根本無法改變一個人。
而且那裡充滿敵意,很多人去到那一層便停步退卻。
畢竟我們為什麼要冒險走進人家的生命。

酒店﹣
但我們要找回屬於自己的東西的路就是那麼迂迴。
然後是另一道門。
我們要更長時間去打開另一道門,可能是一個小時。
我們在那裡一起建造另一個世界,我們開始要相信彼此。
我們走得更遠但其實是走得更加深入對方的內心。
這個時候,我們當中需要有一個清醒的人隨時打擊撞擊我們直至我們甦醒。

雪地﹣
如果你想改變他,你要再走進去。
但這時你要他也走進去,他也想知道自己是怎樣,你才能跟他走進去。
槍林彈雨,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如果他終於相信他的內心有一個寶藏有待發掘,即使那道門千斤重,他指頭兩點,門便打開。
你要改變一個人就是要他找回對他最重要的事情。
你並不能令他找回替他找回,你只能讓他相信那東西存在那東西對他的生命有意義。
但這之前我們自己的念會讓我們動搖我們以想像力打造的世界,那個原本要去改變別人的世界充滿了自己的恐懼。
而恐懼無法改變任何人。更不可能打通尋回屬於自己的東西的路。

沙灘、舊居、無何有之鄉?-
你要改變世界改變別人然後發現你被自己的過去自己的恐懼脅持。
過去騎刼現在。
即使你說我只想要很簡單的人生每個人也在過的人生譬如我只是想見我孩子一面,你也有很長很長的路。
內心的路。你不屑的老土的「心路歴程」。
你總要坦然讓過去的過去。
包括愛與罪。
即是你要改變你自己。
「我最憎改變我自己。」耐心聆聽這是我們聽到最多的聲音。
憎恨有很多原因,但我沒有興趣沒有時間去了解一個人憎恨的原因。
實情是只有很少數很少數的人,願意寧靜如沉睡但思想靈活得穿越了過去和自己。

回到最初﹣
但唯這個人能夠把孤獨的老年人覺醒成年輕人,唯他讓人在夢中醒來也記起我們對別人的承諾。
他同時記起,為什麼自己在「那裡」。
因為他要回到他屬於的地方。
當他改變了自己,他才能改變了別人,才能改變世界,而離奇的是他只是要最簡單的東西。
像你一樣,他回家想見孩子的面。

是他不幸還是想大了?是你太幸運還是你什麼也沒有想過?這是我給自己的問題。

不過我是樂觀的,即使最龐大的心理架構,在車子掉下的瞬間那麼短的時間,也可以被改變。那是千山萬水,也是,一念之間。

One Response to “一則筆記”

  1. gua gua writes:

    我感到
    這是對自己最大的坦白

    QUOTE一句良久以前看到的:
    求主賜耐心去讓我接受不能改變的事,並賜我勇氣去改變應該改變的事,更賜我智慧去分辨兩者的分別

    不知多久才學懂,不知多久才有智慧去分辨,努力中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