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忘記了如何說話。
以往習慣將感情放在文字,於是有這個鋪。
近來疏懶。
也為了許許多多事情,無法再說,勉力以言語,亦不能盡。
歲月下來,沒有學精,心情仍在憂傷狂喜寂寞之間翻覆。
唯幸感情沒有老沒有遲鈍,念頭心事猶多,只是已茫茫這個讀寫形式。

由六年前的路一直走,沒有回頭,沒法回頭。
立於當下,有些事情,有些時刻,那些敬畏的時刻,那些深深愛上的時刻,那些累極的時刻,從此必須以整個謙卑的肉身去盛載迎接。
不是不羨慕人家能一字一淚,惜如今只懂不語揮袖,或疾走,或別過臉去,或微笑,或搖頭。 

漸漸,我知道,只有一些跟我跳舞的人,能夠完全感到我,那些情感的關節。
日常那個朗朗上口的人,打個最舊的比喻,就是浮在海面上的冰山。
多麼合理可親,也是有緣無份。
肉眼不能見的,在海裡。而海,不是概念,是捲湧是飄浮是包圍,是天空和地心之間,不屬於你,也只永遠屬於你。

One Response to “”

  1. sai sai writes:

    hey sis. i’m at the airport again. after this trip i’ll be home for 2 weeks. let’s meet. i wanna listen to R’s story. and i wanna sit with you.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