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懷抱

那一晚我從Porteño y Bailarin走到上去El Beso的時候,已經攰到痴線。
我決定坐在外圍,抄筆記,拍照,錄影,做資料搜集。
有個嬸嬸坐在我旁邊,跟一個伯伯在談笑,然後問起我從哪裡來,大家聊了幾句。
伯伯問我跳舞不跳舞。
我說跳呀。
那是一個Vals的tanda。
他一邊跟我跳舞的時候,一邊哼著歌。
舞池很逼,我們只能跳很細的步。
但伯伯每一步都如跳在鋼琴鍵上,bandoneon的收放是他的呼吸。
心裡面我叫自己:用身體記住這種音樂的感覺。
這是跳舞的人才能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帶走的手信。
伯伯告訴我他的名字,我抄下在筆記裡--
Pedro Sánchez。


於是看到這個訪問,我對著螢幕微笑。
不跳tango的你可能沒有耐心看完這個訪問。
我節錄了部份我覺得有意思的對話,希望跟你分享:
「我是因為跟我跳舞的女人們,樂隊和歌詞而跳舞。」
「跳舞的風格從來沒有變,那是在人的靈魂裡的。」
「你擁有熱情或不。學習熱情,那是不可能的。」
說起懷緬舊日,「乘著公車,打扮骨子,即使有座位都不坐下,總是站著,因為不想弄皺了褲子。那是快樂。…我們總想比別人得體。」
「Tango裡的兩個人沒有猶豫…如果能夠跟這個人跳舞,我是世上最快樂的男人,是那麼龐大的快樂,我永遠都不想離開。」
「跳tango的女人,女伴,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名字。一個跳tango的女伴可以是一個男人終生的伴。她就是一個伴。她感受著他的擁抱,她的身體如在說,男人你做你想做的事情吧,我總會跟著你。」

真心熱愛tango的人,個人當然有點情懷。熱愛音樂,念舊,會因為很珍惜一個人一些事物而通過身體力行的方式去表達,少不了。
但tango裡很獨特的一點是男女之間的互動。
訪問裡,Sánchez先生說一個跳tango的女人,是一個男人的伴侶。
如果只有一個名字是我可以從男人身上得到的,那一定不會是公主,或那些不同角色的名字,而是他的伴侶。

One Response to “別有懷抱”

  1. 愛人,同志 | 看不開 愛人,同志 | 看不開 writes:

    […] 說起跳tango的女人,想起Osvaldo Pugliese的Compañera。好不容易找了歌詞,然後在Google Translate -_-”和字典的幫助下,我猜出了當中的意思。若果沒有太表錯情的話,那是一首盪氣迴腸的情歌。 […]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