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埃

那天在中藝逛的時候,看到一個外國人努力地在跟店員以普通話對話。
聽不到她們在說什麼,但外國人卻很起勁又吃力地嘗試用她不熟悉的語言去表達自己,去讓別人明白自己。
她臉上是一個快樂的神情。
語言是那麼困難的事情,為什麼會快樂呢?
原來對某些人來說,純粹地互相了解、相連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這幾年學跳舞學西班牙文令我有另外的方式去跟別人互相了解和相連。
但也令我感覺到很多人很多時候(包括我自己),其實不想互相了解,也不想相連。
也很接近,也很文明友好,但說不上充滿衝勁和熱情。
我知道,很多人就是這樣活下去,也很幸福。
但有時我就是想要更多,那比接近和文明友好多一點的衝勁和熱情。
至於那些笨拙打結的舌頭和手足,跟臉上的光芒放大的瞳孔,成為極大的反差,最終印證彼此的意義。
其實那份衝勁和熱情,總是在幼兒身上見到。
後來長大了會擁有更多,純粹地互相了解、相連的衝勁和熱情,卻慢慢失去。
但偶爾會在大人身上臉上見到那光,如在舞池裡一個一生只會見一次面的陌生人,如那個下午在中藝說著普通話的外國人,我便拭拭心上的塵埃。
其餘大部份時間很輕鬆,不被要求去互相了解和相連,就好像發夢,即使感覺真實,好的壞的,睜開眼睛便一場空。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