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亮

我們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其實已經發生過,或者可能發生。
只是因為生命短促,我們無法親眼看見。
但不代表它們不存在。
可是接受別的事情的不能,總是比接受自己的不能容易。
又或者我們都認為,既然有生之年看不見遇不到,對我們來說有什麼意義呢--既然沒有肯定的說法,那就是沒有意義了。
我們每日處身在這個軀體裡過活,自然地以這個軀體的所渡過的時間和處身的空間去設想自我和世界。
有時候忘記了這個設想下的自我和世界並非全部。
我們其實能夠容納在我們生命的時間和所能觸及以外的人和事情。
我們其實可以相信和期望,那些我們不相信和不敢期望在命中會發生的事情。
如地球曾擁有兩個月亮。
不因為我在此生會被答應。
但有些事情,不會因為我得到遇到見到聽到才是真的才是有意義的才是真的。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