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後的今天,跳舞時,我感覺自己是一棵樹。
每一步像根一樣深入地底,從土地吸收養份。
大風吹來,是根叫樹不倒。
然後樹幹向著頭頂的陽光長高又長高。
根深,樹幹高。
葉子青綠柔軟,隨著風搖曳,來去自如。
偶爾開出花朵,而花朵會結果,果子掉在地上,又回到土地,成為養份,成為力量。

兩棵樹一起,有人叫他們連理樹。(embrace)
很多的兩棵樹就是一個森林。(milonga)

漸漸,我跳的舞,就是要我成為一棵樹,成為自己的最深,到達自己的最高,自強而脆弱,自足卻與整個自然相依唯命。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