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情人

他問她,為什麼這個城市街頭沒有人在擁吻。
她一時間想不出怎樣告訴他。
她說,中國人保守吧,而且路人都很無聊會拍下情人纏綿的照片然後在網上轉發。
他問,是因為去勒索人嗎?
她咕咕笑,你太天真了你以為這裡的人只做對自己有益的事?我們也很熱衷和善長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是午夜前,行人在他們倆旁經過。
交通燈由紅色轉成綠色,她才想向前走,他一手把她拉回來,他捧著她的臉吻。
他們從一個地鐵站出來,走了五分鐘到了這個交通燈。
交通燈前,他們在酒店的大門出來,因為酒店的Sky Lounge竟然在午夜前關門。
他們想去海旁看海,可是康文署的海旁公園也在午夜前關門。
他們在一幢幢的住宅大廈簷下一直走,說笑最無聊的話,在轉角之處凝望擁吻,身旁不斷經過回家路上的一家大細,然後他們笑著分開。
他們又走了一會,站在馬路的旁邊,街道是關上門的店舖或只是一條通往另一條路的路。
她說到前面的酒館好嗎。
然後酒館也關了,他哈哈笑,她尖叫。
一張可以讓人坐下的椅子也沒有。
直至他跟她走到24小時的麥記。
最後他們坐下來吃一個巨無霸喝一杯熱朱古力。

是因為沒有情人了嗎,這個城市?
夜深之前,回到被窩之前,情人到了哪裡去?
大商場,戲院和餐廳?
還是這些情人很快很快都成為了一家大細,作息有時,不再在街上遊蕩?
小桌子方格桌布的咖啡店,不再害怕喝完一杯咖啡阻了等位的人而所以匆匆離座,不會把擴音器炸爆的酒館,可以開一瓶廉價的紅酒,燈光微黃,情人的眼光是睡不著也醒不來的薰薰。
如果這個城市有很多很多的情人,這些情人走向的目的地不再是一些地方,而是彼此,這個城市的風景會否不同。
在公共的地方,走向彼此的擁抱,走進彼此耳語和凝視的範圍,走向彼此內在,以情人的身份向世界宣佈,人與人之間親蜜是光明正大的。
比滿足毫無止境的食慾購物慾,她就是想不通滿足情人的一個擁抱和吻,為什麼不是更純情更必需。
是先有情人還是先有能容納情人的城市?
站在的士前,她看一看等待她的司機,她決定為這個城市走前一步,她的手沿著他的外衣領找到他的後頸,給他一個宣示情人腳下領土的一吻。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