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

有沒有恨過呢,二千呎的地牢、複式Penthouse、頭等飛機接送。
都有恨過兩秒。

但我最恨係有一天我們的milonga舞池有很多熱愛和尊重阿根廷探戈文化的舞者。老朋友們,不認識的從世界各地來的人都在我們的舞池。
恨邀請到Color Tango來香港。
恨坐下來寫好一個故事。
恨成為一個更自如自在的跳舞的女人。

可是我的恨,我朋友諸如此類的恨,都是無法授受或交換。
一切要從努力自身開始,再感染別人,甚至不能說服別人。
沒有人能代你我跳好一支舞。
沒有人能開口說熱愛和尊重,因為熱愛和尊重是行為本身。沒有人能代你我去熱愛及尊重。
沒有人能代你我去聆聽到Color Tango的音樂的層次,樂器之間的和諧,編曲的豐富。沒有能代你我去欣賞。
沒有人能代你我去明白自己,說出你感受到什麼,看見什麼。
沒有人能代你我去動你的身體。

那些身外的享受,那個二千呎的地牢任何人都可以代你去住,複式Penthouse亦然,頭等飛機接送更是三姑六婆蓬頭垢面也照樣卻之不恭。
你是享受的人,可是當中你自我的價值是多麼低呢,根本任何人都可以進出坐站你的位置。
這樣說很極端也不近現實不近人情,我不是說一生要清貧的過。
但人生裡心中常存對無法授受或交換的事情的盼望和追求,那些身外物很自然地變得次要。
它們再好吃再寬敞再華貴,也是它們的價值。
不,我們不會因為擁有它們而獲取到更高價值。
我們甚至不是要以進佔價值高地為目的。
我們不要任何進佔,獲取,授受或交換。
我們為了分享,為了憐憫和懂得,出生和相聚。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