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樓梯

每次milonga之前,當女孩子都排隊在洗手間換裙子,男同學會忽然由一身臭汗的運動服變成仍帶洗衣粉的清香的裇衫西褲tango皮鞋。
原來他們自動自覺都走到Studio的後樓梯換衣服。
後來我們笑說,未試過在Studio後樓梯換衫的也不算同門師兄弟。
當時笑過就算,不以為意,後來回想便覺無限溫馨。
他們的不拘小節、包容、麻甩、熱情和親切,其實難能可貴。
沒有人埋怨過交了學費而學校沒有提供更衣間,沒有人埋怨過Studio太細。
因為我們都是這個城市長大和生活的人,我們都知老師負擔一個Studio有多辛苦吃力。
因為我們每一步都是從這個Studio走出來的,紮實又好,平衡都未做到的也好,走入來,你願意學你認真學,老師便教你,師兄姊們便跟你練習。
因為地方不大,我們學懂在有限空間練習,愛護同學﹣﹣我們學到的不只是一套耍得出來的舞功,我們學到tango不是一個人的事,兩個人的事,阿根廷tango可以是一個群體的事,是一個社區(barrio)的事。
我們的男同學們平時吹水唔抹咀,冇句認真爛gag最認真﹣﹣但當他們在後樓梯變身回來穿上他們的跳舞鞋,他們是用自己的行動告訴我,朋友對他來說是什麼,他們聽到的音樂是什麼,他們如何共同使用和分享彼此的空間。
他們是在這個城市無畏同行同類奇異眼光,選擇跳阿根廷tango的男人,他們是在後樓梯換衫把握時間讓出空間給女同學的男人,他們是我的男同學。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