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

看多了人家分享出來的幸福快樂,慢慢連自己的幸福快樂都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有什麼好講呢,都是那麼相似,一束鮮花,孩子的笑臉,吃不完的吃不完的食物,升職,訂婚,結婚,畢業,旅行,去沙灘。
「真正」的幸福快樂,香港人是不會分享的,譬如住豪宅中六合彩。
大家一樣的,不怕說,比別人好,不敢說。
何況我們大部份都不會是成功的人,不是天才,歷史不會記住我們,死時大概有十個至數十個人送終。
生下來,維持一般人活著的樣子,搵食,唔犯法,做著不太願意做的事(黃子華)。
但當中每個主角都那麼快樂,在那一刻那一個人身上,再普通的事情都有它存在的意義。
可是當我們以速讀或當別人為群體的眼光去看待人,所有個別的幸福快樂都浮起來,沒有實感。
自己首先在當中被浮了起來,並且在分享的善意中,離奇地失去了分享的意慾。
可是仍然迷信常新但緩慢的視覺/角會把人的輪廓重新清晰呈現,幸福快樂可以再度沈澱下來。
有時候就是一點迷信令人不完全孤立於世界,脫離現實,在虛幻之中歇一歇腳。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