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

在舊鋪服務三年,臨別寫下玉女心經乙冊,轉交當時上司時說,我們不用再擔心,我行出街俾車撞死,全世界再沒有人懂得運作山洞裡那套機關。
想當時初入舊鋪,山洞裡整盤生意口述傳授,筆錄加上記憶,日後運作執生。
沒有人支援,日日夜夜擔驚受怕,開口埋口向上司說,我病了怎辦,突然死了怎麼辦。
是一個帶修辭的苦笑話,吊詭地我卻不再相信這個世界必需倚靠誰。

功夫不能獨門,自己再優秀,倒下來是哪天沒有人知道,明天或許,一萬年或許,但到時心法竅門已隨肉身煙消雲散。
人來人往,家家有求,惟志力鼓勵同儕之間守望相助,養成各人良好學習或幹活的風氣,誰沒了誰,還是要活下去,平時分享分擔,剩下來的便沒那麼淒涼難堪。

放諸日常人倫,誰愛我,我愛誰,望能以自愛自重相待,生離好,死別好,彼此面對人生的態度成為了自己的力量的一部份。
把對方的好的美都記住,在自己的生命裡重新演繹,既向愛人致敬,也是終極的相依為命。
因為只有在當中的彼此,永永遠遠都不會分開。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