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出門前往慕尼黑。非常美麗的城市,導遊Jake說九成建築物都在二戰期間給盟軍炸毀,現在看到的都是重建後的樣子,而以前的華麗程度比布拉格有過之而無不及。必然說到Coming to terms with the past,每個德國人用多少年去讀二戰歷史,懺悔反省⋯⋯歷史上差不多每個國家每個民族都做過非常可怕的殘酷的事,怎樣面對過去呢,德國人似乎比誰都清晰明確。 聽完歷史在街道裡逛了半天,街頭巷尾都是酒館,但哈哈四天已經吃厭了,結果受不了去了吃頓非常好的歐陸料理。


早上出門前往慕尼黑。非常美麗的城市,導遊Jake說九成建築物都在二戰期間給盟軍炸毀,現在看到的都是重建後的樣子,而以前的華麗程度比布拉格有過之而無不及。必然說到Coming to terms with the past,每個德國人用多少年去讀二戰歷史,懺悔反省⋯⋯歷史上差不多每個國家每個民族都做過非常可怕的殘酷的事,怎樣面對過去呢,德國人似乎比誰都清晰明確。
聽完歷史在街道裡逛了半天,街頭巷尾都是酒館,但哈哈四天已經吃厭了,結果受不了去了吃頓非常好的歐陸料理。

Uploaded by 吳海寧

October 05, 2017 at 04:51AM
from Facebook http://ift.tt/2koufUZ
via IFTTT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