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酬遇著大美女,上海某投行老總,完全是老亦舒小說裡的丹薇,我好色難免目不轉睛,才有點興緻聊天。首先大家投訴天津沒有消費氛圍,活在天津家在北京,大家也養個狗,更年紀一樣,於是雙方便投契了。大家又說到國民素養不均教育社會資源不足的問題,大家初相識話說得隠晦,但也理解。工作中我少不了賣藥,說香港什麼都好。問到下一步在哪裡擴展業務,她說在東京。問到為何不在香港,說已感到內地香港界線模糊,香港人也不歡迎內地企業,人口過於稠密,但日本各方面也發展成熟,國人平均質素亦較高。為何不在星加坡?她說檔次來說東京最高,星次之,港近年定位迷失,高不成低不就。她令我想起鄰居一對老教授夫婦,祖上是大清巡撫,每天吃早餐老先生一身綢緞唐裝,大家談天,他們在堅道有房子,近年卻都不敢去香港了,怕太多內地旅客,休假要不在京都要不在漢堡。老教授懂茶道香道書法,我一直納悶不敢求教。但這是幹嘛,風流人物都不到香港去了? 2018-12-08T15:03:36.000Z

from Facebook
via IFTTT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