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盛世之戀 到日落時就結束 開遍全城燈火 照亮了天際 每次到上海都走路幾萬步 走過那些二十世界初的建築 除了如凝望時空交錯之撼動 我總想 在解放之後,燈光是否仍然閃爍 試問白晝會否不完 繼續熱鬧像下午兩點 當黑暗來臨之時 人們有沒有像我嘗試連上VPN那樣絶望地掙扎 就因為他們都曾經見過大海和高山 以及它們以外的世界 他們不一定認同那個世界 但失去了遠景是否也是某種失明 他們有些跑到香港或更遠的地方 留下的其實又是否等於仍然擁有這個身處的地方 若我不出家門 鐘錶摔破 窗廉緊閉著 時間會不會暫停 停在夜半三點 是否我願意安身於此,我便不曾失去 我決意立命於此,因為反正一切已失去不可以再追 2020-05-31T16:11:05.000Z

from Facebook
via IFTTT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