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rain or come shine

所有人都說,一定是你眼角高。
覺得我在追求,完美的理想的那一個人。
每次被問及這個問題,我都會想想,排除了那些純屬不幸,是呢,我想要什麼。
不,不是完美的理想的一個人。

想起跳舞的心情。探戈給我的快樂,好像某網友說,有一下你在舞池裡你突然不知道自己做什麼。快樂到成個靈魂飄起。Milonga裡只要音樂響起,我學著collect my soul,慢慢地專注,得到的寧靜而激烈的快樂,這生從沒一件事令我如此獲得。

可是探戈不是毒品或一個名牌手袋,不是用錢能夠即時買回的興奮。中間我們面對那個荒廢的身軀。很多很多力不從心的時候。有時想也未想通。想得通之後,然後一步一步走出來。有時想通了無法用出來,有時無法表達。怎樣面對一個無法無力盡情做自己的自己。在自我表達的慾望及能力之間掙扎。很多人就是因為慾望及能力中間的差距,而放棄了一個興趣,一個工作,或者一段感情。

在跳舞裡經歴到快樂與安慰,同等的寂寥及沮喪。探戈不是完美的理想的。我不是因為覺得探戈完美理想而常常書寫它。是,它令我有生命。是那份感覺很對﹣在這段關係裡面,真實而悲欣交雜,一直向著尋找自己的方向。我願意付出時間心血在這件事上面,而其實我根本不知道探戈會帶我去到哪裡,成就什麼,而且我並不在乎。

你們都說我是停不下來的人。以前我都以為是。其實不。但我終觸摸到感覺很對的輪廓。在裡面,得失都有一份平常心。或者我不能用一個藝術去比說一個伴侶。但其實打通了概念,都關乎個人的定位,那也是一段關係。

我竟能再相信,世界上是有一件事或一個人,艱辛而又輕易地,讓你覺得肯定讓你活著讓你感覺很對。你終停下來,而在他裡面,在它裡面,一直前進。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