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

workshop給人一種做夢的感覺。好像我們一起去到了很多地方,風光綺麗,可是山路崎嶇,你覺得自己前所未有的龐大,同時不能再小。感情濃縮,抽了真空,快樂和悲哀都是直接的暴烈的純粹的。workshop前我跟初班同學說,一起上workshop一起上課那種感覺良好極了。你們感到嘛?那種火的光和熱,你要不害怕要不被迷惑從此不能放手。火,我們有了光,看到更遠更深刻,有了熱而能夠在寒夜裡悠然看星。這火,你,要,還是不要。
我們跟老師比小孩子更小孩子。用身體玩所有沒有優勝劣敗的遊戲,拍子的遊戲,方向的遊戲,邏輯的遊戲。我們笑到卡卡卡卡卡卡卡卡。這種忘我的快樂需要每個人有今生無來世般的投入。如果我不能再玩其他遊戲,那是因為那些遊戲不需要徹底誠實,太輕而不夠刺激沒有質感。這個世界去到最後,沒有什麼比玩自己更好玩。
或者你覺得做人不辛苦。或者你覺得做人不乏味。或者你覺得做人不淒酸。為你高興,而確實你不需要跳探戈。詩人,音樂家,那些天使一樣的男人,男人一樣的男人,他們對於人生有無盡的感傷而必需排遣。探戈是一種情感需要。如果你沒有足夠的情感,你不需要探戈。好像你不是失戀你聽什麼傷心的情歌。又或者不是失戀到一個不能自處的地步你聽什麼情歌。如果在你的舞步裡面你的書寫裡沒有你的寄托,沒有需要沒有慾望,那些人的壞處,你有什麼去跟這個世界其他脆弱的人去分享。假如探戈,不能令你想起人生裡面的快樂或傷痛,然後在裡面放下你的快樂或傷痛,那其實為什麼探戈。
她叫我不要放棄,don’t give up, don’t give up,她說。其實是她沒有放棄我,當她感到我的極限而仍然留下來為了讓我知道我可以更大更柔軟更能抵抗及更令人無法抵抗。老師是叫你認識你自己的人,相信你自己的人,愛你自己的人。我只能夠以不放棄自己去表達感激,去說,抱歉我做不到,抱歉我要你花不必要的氣力,但我知道,我知道你相信我可以,我要讓你知道我知道。她離開前我說,我掛念你,我愛你,我愛上你的課,我抱住她搖晃,而仍然無法抵消心底裡的激動和熱情。

這兩隻舞是真的。現在重看才是從髮膚之間明白,那是真的。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