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ence

有一種女人是這樣的。
她令你覺得,你比你想像中美好。
她令你覺得,你是一個好人。
你跟她說,不,我沒有你說得那麼好。
她看著你,微笑,不分辯。
你在她的眼睛裡面看到,那個你。

你把那個自己收藏在裡面。因為你要保護那個自己。
因為當整個世界都說,你怎麼不做別人。別人的樣子,別人的學歷,別人的身家性命財產。
她看到那個最真摯的你。她仍然看到你的裡面,說,在裡面,你要的所有都已經在你裡面了。
你覺得難以置信。
你以為你自己不是什麼,你以為你要外面的世界。
又好像你跟她說,遺失了鑰匙。她徐徐走到書櫃,伸手往裡面一掏,找回了。
她總是知道你遺失了什麼在什麼地方。

她們給我的東西,其實我原本已經擁有。我老師Candy y Anita,Lucia或者Geraldin,或長或短的緣份,她們都一樣相信我或其他人擁有內在。有時候要相信人是世上最困難的事情。我記得自己怎樣由完全相信別人到完全不相信別人。現在我是相信的。因為有人相信我。我妹妹問我說起靈魂尷尬不尷尬。或者這就好像相信聖誕老人一樣叫人失笑。但在我的世界裡靈魂是真實的。不是幸運,這個世界是我經過探索思量而選擇的。為這個世界努力地變得柔軟,並柔軟地堅強。不想不要不相信去改變世界或任何一個人。我想我要我相信去改變的是自己。然後,天意容許,我會碰上方向步伐類近的人。那個時候,再想想要怎樣。沿途,準備一個開放的懷抱即可。

2 Responses to “Reverence”

  1. Beatrice Beatrice writes:

    每個人都合該有個這樣的朋友。

    那會多美好。

  2. H H writes:

    人生求財求氣便沒意思,不過求心上有人可以惦可以念,能真實抱住更是多少世的緣份。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