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gag、山楂與華格納

他知道她喜歡夏天。
穿著中學生體育課那種排球褲,白色棉背心的下襬摺上到腰間,腿擱在書案上,翻著舊書拍賣會場刊。
前面是一座風扇,她耳邊的頭髮抖動。她還一下一下撥著手中的葵扇。
「為什麼不開冷氣呢?」他覺得熱。
她翻書的手撥扇的手稍停了下來,她的眼睛看一看天花板,好像在深思一個數學題。
「嗯,或者是因為你有鼻敏感受不了冷氣?」然後她翻書的手繼續翻書,撥扇的手繼續,撥扇。
他看著她側面。要不是她語氣裡的笑意,他不肯定那掀起的嘴角是一尾笑容。
「這傢伙是誰,很好聽。」她終於放她的腿下來。他看著它們走往冰箱的方向。
「嗯,或者是華格納?」他失笑地套用她的語法反問。
在他的世界裡,第一,沒有人可以不認識華格納。第二,這個常在他家裡出入的女人,不可以不知道他唯一的熱情是華格納。第三,沒有人叫華格納作傢伙。
她從冰箱裡拿出一個玻璃瓶子,裡面不知是什麼東西。
他盯著她,她赤足,從冰箱裡抓了幾個冰塊,放在杯中。
「噢華先生是你的華先生。」她眨著眼睛笑說。她的笑終於從言語裡完全瀰漫到臉上。
他搖搖頭笑,一面伸手去接過她遞過的杯子。
她看著他猶豫的神情,她瞪大眼睛,咕咯咕咯的喝下一大口,彷彿說,怎麼你不敢喝?
啊激將法。幼稚的女人。
他也一大口喝下去。
冰涼,有點酸,回甘,起砂。
「很好喝,是什麼?」
「山楂,無花果。你喜歡?」
他再一口氣把它們喝完。
「看樣子你非常喜歡。」她向他眨一眨左眼,接過他手中的空杯。
「看樣子,我非常喜歡。」他看著她突然緋紅的臉。
「爛,很爛,你這個爛gag王。」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