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k in, shall we

那訪問的片段。一首歌。那張相片。生活裡面一些事情,我們經歷,我們分享,我們都感受深。
有時想生命裡面還有多少人多少事情能夠令我們深心裡觸動,翻起沒有陽光照耀的塵埃,翻起翻起,翻起了沒有風的空氣。
你覺得心臟的下面還有一個器官,當那些人那些事情出現時說話時,它被撥動。

其實感受永遠都不夠深,因為感受不是你一個人的感受,是另一個人,是更多更多其他人的感受。
被撥動是不足夠的。
我開心,我傷心,我震驚,我如何我怎樣。
被撥動之後的餘韻呢。
我是否只是一輩子只去等待被撥動。

另一極端是,有時你卻不只被撥動,你生了一份衝動去停止那些暴力,你有一份衝動,去分享那些喜悅。
但你不確定是否要完全沒有了自己而以他的方法和路程去做他令你感受到的事。
你隱約覺得如此不對。
會否是被撥動,然後想想在我現時的位置,以我自己,可以怎樣的方式把那些別人給我的深刻感受使用出來。
每個人一樣的方法和步程,是不合人性的。那是太狹窄。
可是沒有感染,沒有心靈互相的印證,沒有一起走過的日子,也是不合人性的。而那是太寬闊。
我感受到你了,我會用我的速度我的力度把你再一次表達出來,把你力量帶動出來,讓你從我身上從我心中穿越。
然後他從我眼裡我手心看到的感到的是你和我的總和甚至更多。
我們夠不夠這樣溫柔,我們夠不夠這樣剛強。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