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裡內

他突然問她,你感覺到昨晚我真的在那裡內嗎。
她突然,不懂得說話。
她看著他,微笑。因為除了微笑她不再懂得別的表情。
她不懂得他們突然把共同的感受放在口邊。
她已經不懂得﹣﹣她回想,自己臉上定有一個悲傷的微笑。
因為那一刻他看到她雙眼內,他要尋找她的肯定。
他再說一遍,因為昨晚我真的在那裡內。
她垂下眼睛說,當然,當然感覺到。
頓一頓,重新看著他,難道你感覺不到我感覺到你在那裡內嗎。
猶疑,她也不確定能否表達那許多許多的意思。
再看一看他,問,這樣說太複雜嗎,「你該感覺到我能感覺到你」。
他說,不,不複雜。
她說,嗯。
那是多麼尋常的對白。
他沒有再說話。
她沒有再說話。
他們沒有再說話。
他們沒有需要再說話。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