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物

他走到鐵芬尼門前,天殺的,關了門。
他不知道買什麼生日禮物給她。他曾聽同事說女人都喜歡那些牌子。
他不知道那些牌子有什麼特別,比較有印象的是鐵芬尼﹣簡單、清麗、君子。
簡單,他是一個簡單的人;清麗,她是一個清麗女子;君子,是他們之間的關係。
她是他第一個紅顏知己。他想,他老了,竟然去到一個地步能跟女人深交。

明天是她生辰。不,他們並非情人,所以,不,他們並沒有相約在她生辰的當天。
是夜她生辰前夕,他會跟她去平常去的餐館。
他喜歡這小館子。他可以坐在街邊方便抽煙,她則根本喜歡任何露天地方。
他看一看手錶,嗯還有一個小時去別的地方買另一份禮物。
走過滿是遊客的金鋪,他看一眼那些金銀珠寶,正當他走也來不及,他看到一雙珍珠耳環。
「先生,進來看看,裡面有更多款式。」
「我想看看這對珍珠耳環。」
「送給女朋友?」
「不,一個女人。」 
「珍珠好,珍珠如珠如寶,夠矜貴。」
聽著眼前這位職員的口吻,他禁不住瞪眼看著他。
職員頓一頓改口說,「咳,珍珠是很難得的。受到寄生蟲等外物入侵後,貝殼會分泌化合物,一層一層包圍這些傷害它們的外物,慢慢成為珍珠。」
他看著黑色絲絨上的兩顆珍珠。他看著它們。他想起一些事情。

車輛穿過窄巷。
每個走過的人說著不同的語言。
拖鞋,高跟鞋,長靴。
喝醉的笑,喝醉的哭。
她一直喜愛這一帶,寧靜的環境,活潑的人。
他一般頹坐在椅子裡,抽完一根煙,他從口袋裡拿出那個絲絨盒子放在桌子上。
她還在又挖又哄著她的沙巴翁杯子,喂前世未吃飽的你吃完了沒,他取笑她說。
她抬頭看一看盒子,看一看他,眨了一眨眼睛,是什麼呀。
他推前那個盒子,好像編好的舞步,她同時伸長手臂手指在桌面上爬行抓住它。
打開,她見到一雙珍珠耳環。
「這令我想起你。」他告訴她那個職員跟他說關於珍珠的故事。「原來珍珠是這樣一個過程。在大海裡生存,受到傷害的時候,它會包圍傷害它的外物,它讓不好的事情變得美麗。原來是一個過程的價值。」
她看著那一雙珍珠耳環,因為她不敢轉她的頭或看到別處,她知道眼淚會傾瀉出來。
她不知道的是眼淚已經濺出來。不不不不不,她不想激動起來,她不想令他不安,她不想改變了他們之間的平靜。她不想他知道她感動。
「太貴重了,我不能收。」她抹一抹眼角,掀起半邊嘴角的微笑。
「因為你才買,你不要?」他呼出一個煙圈,如一聲歎息。
她看著他。再看著他。
「多謝,多謝你見到我。」然後她輕輕圈著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說。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