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落

一個人夜深坐的士回家時,因為多數吃了很多酒,不想自己一人胡思亂想,總會跟司機東拉西扯的聊天。那次,一般自己坐在的士裡。突然經過街角某處。那是十二月,聖誕燈飾已不幸亮起,雖然我沒有見過很多燈飾,因為一向非很愛湊熱鬧的人。但看到掠過的景色,呆掉,失去言語。那些燈,不是我之所愛,但是它們是這刻存在而閃爍。突然傷心起來,就是覺得如此平常的事情,卻此生此世不能跟他去瀏覽。如此沉沒下去,感到最大的傷心是甚至不想再跟這個人從新開始。我讓他完全不再在我心上。他們說這是真正失去的意思,失去了共同存在的時空,然後慢慢失去對這個人的幻想,然後慢慢失去對跟這個人的任何可能性的希望。友J稱此為,後幻滅。

這是成長裡很大的一課。那個夜裡終於肯定地明白到失去這回事裡深不可測的層次。這份明白,令我讀明了很多書,聽懂了很多歌,看懂了很多風景。它們帶我去到更闊的路,見到更多的人,接觸到更多的心。只是過程中每一步付出的都是感情,每一步輸掉的都是感情。可正是這步步的剝落令我有可能慢慢變成一個更自然更輕柔的人。而這不在求取美德或優越。我只是記得曾有人在我手心裡鬆一口氣,在我眼光之中不怕棲息,我點頭而後你的脆弱坦然使你成為最珍貴。如果剝落是秋天披在你肩上的棉衣。讓我們剝落。

10 Responses to “剝落”

  1. Rose Rose writes:

    多年前我在飾品店購下一個相架,店員小姐殷勤地說這式樣最適合放與情人的合照,我忽然說﹕「呵……佢唔係度喇!」就如此人已死一樣。此生此世,也沒機會再會,就是有,相見更無因。
    跟死了有什麼分別呢?
    他已再不存在於世上任何一個角落,縱使其血肉之軀仍然存活。沒有比這認知更讓人傷心了。

  2. H H writes:

    記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識謝娘時。水堂西面畫帘垂。攜手暗相期
    惆悵曉鶯殘月。相別。從此隔音塵。如今俱是異鄉人。相見更無因
    Rose,你如此說起我才懂得真的傷心呀。

  3. be be writes:

    寫到心最深處

    “失去了共同存在的時空,然後慢慢失去對這個人的幻想,然後慢慢失去對跟這個人的任何可能性的希望。

    …..後幻滅。”

    謝謝你~

  4. H H writes:

    這些事情或者我不希望你有同感呀be。

  5. Rose Rose writes:

    恰恰好就是這首韋莊……我自私的想,你如果肯結集成書,讓我可捧在手上讀,真功德無量。

  6. H H writes:

    Rose,人與人之間能結善緣真是一大快事。希望一直能分享你的快樂或哀愁。成書嘛,我想,要待一天我真的相信我自己真的能夠面對我自己,這方面我真的遲熟。我也期待這一天,成為那個我自己期待的一個人。

  7. Rose Rose writes:

    每天不斷的面對與練習取捨,訓練智慧、調伏自心……親愛的,你已每刻成就那期待的你,她一直與你同在。

  8. H H writes:

    Rose,謝謝你給我的新年鼓勵,雖然我一直沒有回覆,你可能不相信,我心裡一直想著--而我以為是如此,女人的生命力能夠循環不息,因為我們不是只以個體的存在,真正的女人的存在是共同而有獨特性的。這是那個我期待的自己,能夠坦然接收能夠寬容給予,讓世界能夠穿過,也是老人家說的玲瓏剔透,實在是女人的原形。讓我們默默去做。

  9. Rose Rose writes:

    謝謝你!如果這能夠鼓勵,我們都需要鼓勵,正如我們都需要空氣和愛。尤其在這個世界生存着,只是生存,未及生活,都已疲憊不堪。關於女人的生命力和共同性,不知是幸或不幸,我們是網絡而共通共存的,而男人是獨居者。如果他們是點,我們便不只是線而是面。然而我其實傾向人,沒想太多關於性別。人是怎樣的?人都是一樣的。如果我們朝着同一個方向修行,讓世界能夠穿透。這讓我想起多年前命理老師對我的提點「風過疏竹竹不留聲,雁過寒潭潭不留影」,調伏我的心,也是人的心。

  10. H H writes:

    女人能夠把一個生命都生下來,我們的溫柔和龐大足夠承受男人作為獨居者(相對我們)令我們感到的孤獨和恐懼吧。一個女人總是能夠愛一個男人至此。一個人總是能夠愛一個人至此。

Leave a Reply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