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Tango’ Category

BFF

很多人也跟我說對阿根廷探戈很有興趣,躍躍欲試。可是仍然很憂慮:「我的手腳協調/音樂感很差勁,跳舞對我來說太難了!」 在學習阿根廷探戈前,我是一個一天在辦公室坐十個小時的打工女郎,下班也只會找靜態的消遣,逛街看戲看書喝酒聽音樂。當初上課,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又如回到少女時代的體育課,手腳尷尬地不知放到哪裡才好。然後才驚覺,畢業後即使心智有半點長進,身份從學生變成行政人員,可是身體卻沒有成長過,更可怕的是甚至衰老了。 恐懼青春消逝,對自以為熟悉但原來陌生的身體不知所措,那時候,慒懂地我叫自己學下去,看看之後會怎樣。除了阿根廷探戈的文化和原理,跳舞的學習其實是從跟自己的身體做朋友開始。在重複單調的日常規律、吃喝拉睡以外,重新認識和感受自己的身體的運作、長處和限制。 上課學習原理,練習時加以應用,不聽話的手腳漸漸願意跟我合作,我好像重新擁有我的身體。那是從自己內在而生的喜悅和鼓勵:探戈這個切身的體驗令我相信,沒有人天生手腳協調,音樂感澎湃。手腳不跟我合作是因為從前我沒有關心過它們,使用過它們而已。 如世上其他所有美好的東西,靈活的身手是自己一手一腳努力回來的。真的想克服身體協調和韻律,就是拋開那種音樂或舞蹈是天生才能的想法,接受身體是我們的伙伴,Best Friend Forever (BFF),我們與身體的友誼需要我們出心出力去建立去維持,然後站起來,穿上跳舞鞋,走出第一步。 大道理往往簡單,可惜堅持不易。阿根廷探戈姿勢上是一個擁抱,精神上是互相關懷和接納。身體力行地實踐自我成長和建立人與人之間關係。是這些價值令我覺得可貴,真的難嗎?一點啦,有時啦,但慢慢來,就是不捨得放棄成長和溝通的可能性。 非常期待在這個星期日跟大家在Dove和Trio Spin Studio合辦的阿根廷探戈工作坊見面呵,一起擁抱自我成長的可能性!有興趣知道活動情況的話,可留意Dove的最新分享!

身動心靜

很多女孩子也憧憬過跳舞吧?芭蕾舞或社交舞更是女生之間熱門的幻想。大眾媒界已給我們一些表面的印象:身體線條優美,舞伴高大風度翩翩,兩人合作無間。男人卻會想:「探戈的確很優雅!但不是太女性化嗎,又好像太熱情如火,不太適合舉止有點粗魯但情感含蓄的香港男人呀。」可見大家印象中的阿根廷探戈,感覺情迷意亂,哀怨纏綿。可是那只是阿根廷探戈的其中一面,或者只是作為旁觀者的觀感。 當我們真的擁抱著一個人,踏出每一步時,我們需要清醒的頭腦甚至是冷靜的情緒。正如之前所說,阿根廷探戈的舞步是二人以身體語言溝通,即興創作舞步。因此,我們需要非常專注自己及對方的身體,才可感應到彼此之間共同的節奏,配合對方細微的動作,二人一唱一和前後有致來去自如。相反來說,心不在焉,想著未完的工作、昨夜吵的一場架、趕著去的下一個節目等等,往往便錯過了當下的一個拍子,共同要走的一步。 對享受跳探戈的人來,音樂一響起,也根本不會想到古靈精怪的其他事情,也很難胡思亂想到男女授受不親的方向去。跳探戈時頭腦清醒之餘,心情因專注而平靜,使身體和心靈在日常生活的各樣雜念中鬆綁出來。 探戈的即興形式,驅使我們去時刻跟別人的溝通,我們也需要抱著對身體的正面態度,去跟自己的身體做朋友,去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礙於過往對舞蹈的觀感,我們容易看不見阿根廷探戈的核心--阿根廷探戈是一種普世的身體語言,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以內的事情。我們可以通過它去表達人的喜怒哀樂,獲得手舞足蹈的自由和快樂,無分性別或國藉。 過去的星期二,不少朋友都在Dove的對話問了很多關於阿根廷探戈的問題,有些是因為不認識探戈這舞蹈形式,有些則出於對舞蹈及自己的身體的心理障礙或恐懼。在對話的環節,雖然我已盡量回應各位的問題,但我希望把裡面的核心要點整理過後,在文章裡更完整地說明一次。既然阿根廷探戈是身體語言,又怎可沒有親身體驗的機會呢?請即時到Dove的Facebook page登記免費參加阿根廷探戈工作坊!!緊接的星期二晚也是我跟大家的最後一次對話環節,到時見!

身體語言

就算對阿根廷探戈未有任何認識,很多人便已有一些憂慮。第一個最普遍的憂慮是:「我的記性不好!肯定記不到跟不上舞步!」。我們都以為舞蹈必須死記背誦,由第一步至一百步,否則便學不到便失敗。 哈,如果阿根廷探戈需要記舞步,我當初便沒那麼起勁學下去了!因為我的記性壞透,電召的士,服務台接線生重覆三五次車牌,才掛線便忘掉,一組四個數字也非即時抄下不可。人名也記不到,舞會裡跟新朋友互相介紹,十分鐘後再見已尷尬地請人家再介紹自己。 所以一開始當老師告訴我,阿根廷探戈沒有固定舞步時,我大大鬆了一口氣,心裡面歡呼起來。同時更好奇,明明眼見跳探戈的兩個人如影隨形,一唱一和,難道不是重演預先編排的舞步嗎? 原來阿根廷探戈就是兩個人一起在音樂裡手腳並用玩遊戲。大家都玩過二人三足吧。兩個人需要數著一二一二,協調腳步,時間便不會一先一後,一仆一碌。綑綁住兩個人的腳的繩子不是約束而是令兩個人合拍的連繫。 跳探戈沒有一二一二的口號,當然也沒有繩,取而代之的是音樂和二人的擁抱。兩個人聽著音樂,會找到共同的節奏和韻律。擁抱使兩個人直接從彼此的身體感受到對方想前往的方向、速度、角度和步距;而擁抱,就是面對面的格局,於是便產生了一個往前,一個退後的基本結構,亦步亦趨的和諧和張力。 阿根廷探戈不要求我們去預先編寫好一隻舞,記住每一步然後在舞池裡重演。探戈需要我們一起聆聽和尋找音樂的節奏,即興卻同時踏步在同一個拍子上。 阿根廷探戈提倡對身體的了解和關注,並以行動實踐。可惜我們身處的城市沒有很多機會給我們去探索這潛力,以平常心和耐心去走進這個原本屬於我們的世界,我們不曾有太多空間去了解自己的身體,我們似懂非懂,跟隨著大眾媒界最容易接觸到的形象。 Dove是一個少見的例子吧?不多大品牌會如此著重個體的自我意識和關懷,甚至想到找我這個平凡的跳舞女子跟大家分享關於身體和感觀的感想。之後兩個星期,我會說多一點跳阿根廷探戈對我的啟發,由自我形象到人際關係的改變。如果大家對這些話題有興趣,Dove下星期二晚在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dove) 開放了一個聊天時段,到時我們可以分享交流。

後樓梯

每次milonga之前,當女孩子都排隊在洗手間換裙子,男同學會忽然由一身臭汗的運動服變成仍帶洗衣粉的清香的裇衫西褲tango皮鞋。 原來他們自動自覺都走到Studio的後樓梯換衣服。 後來我們笑說,未試過在Studio後樓梯換衫的也不算同門師兄弟。 當時笑過就算,不以為意,後來回想便覺無限溫馨。 他們的不拘小節、包容、麻甩、熱情和親切,其實難能可貴。 沒有人埋怨過交了學費而學校沒有提供更衣間,沒有人埋怨過Studio太細。 因為我們都是這個城市長大和生活的人,我們都知老師負擔一個Studio有多辛苦吃力。 因為我們每一步都是從這個Studio走出來的,紮實又好,平衡都未做到的也好,走入來,你願意學你認真學,老師便教你,師兄姊們便跟你練習。 因為地方不大,我們學懂在有限空間練習,愛護同學﹣﹣我們學到的不只是一套耍得出來的舞功,我們學到tango不是一個人的事,兩個人的事,阿根廷tango可以是一個群體的事,是一個社區(barrio)的事。 我們的男同學們平時吹水唔抹咀,冇句認真爛gag最認真﹣﹣但當他們在後樓梯變身回來穿上他們的跳舞鞋,他們是用自己的行動告訴我,朋友對他來說是什麼,他們聽到的音樂是什麼,他們如何共同使用和分享彼此的空間。 他們是在這個城市無畏同行同類奇異眼光,選擇跳阿根廷tango的男人,他們是在後樓梯換衫把握時間讓出空間給女同學的男人,他們是我的男同學。

七年後的今天,跳舞時,我感覺自己是一棵樹。 每一步像根一樣深入地底,從土地吸收養份。 大風吹來,是根叫樹不倒。 然後樹幹向著頭頂的陽光長高又長高。 根深,樹幹高。 葉子青綠柔軟,隨著風搖曳,來去自如。 偶爾開出花朵,而花朵會結果,果子掉在地上,又回到土地,成為養份,成為力量。 兩棵樹一起,有人叫他們連理樹。(embrace) 很多的兩棵樹就是一個森林。(milonga) 漸漸,我跳的舞,就是要我成為一棵樹,成為自己的最深,到達自己的最高,自強而脆弱,自足卻與整個自然相依唯命。

買唱片

年前去布宜諾斯艾利斯時買唱片的片段歷歷在目。 運輸方便,即使從阿根廷訂唱片,飛了半個地球,也不過兩個星期的時間,價錢大約百元。 雖然在布市買唱片,可以省大概一半,但想清楚,去布市的成本很大--辛苦爭取回來的三個星期休假,昂貴的機票和旅舍的宿費,皆要長時間節省回來。 我想去看瀑布。 也想去冰川。 坐在飛機上我想,「我」要去哪裡呢? 我想起沉重的背包裡那一對舞鞋。 因為怕行李被寄失,我隨身帶了一雙舞鞋。 比很多人幸運,布市對我來說不只是一個觀光散心的城市。 不是說觀光散心有半分不好,只是這世界還有太多在觀光散心外美好的事情。 譬如我竟然還可以去學習。 我竟然還可以去學習跳舞。 我竟然有一個緣份去把這個已經學了七年的事情再學下去。 幾十歲人,沒有厭倦,沒有恐懼。 啊我是一個去求學的人。 這個身份,大概正常人都覺得沉重,是一個包袱。 但我卻非常非常感激。 在行程裡,除了上課,我決定了,買唱片是最重要的項目。 裡面有些歌曾叫我笑,曾叫我流淚,曾叫我相信,曾叫我疑惑,曾叫我無法在夜裡睡著。 但它們不曾叫我覺得抑鬱。不曾叫我不自由。 它們如海,讓即使不懂游泳的人也可以不會下沉。 如果你願意,它們讓你穿過。 它們是一整件事,一整件叫我能像一個人一樣活著而沒有眷戀活著的事。 這一整件事,叫音樂,叫舞。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