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May 12th, 2007

1000化

成長是無辜而孤單的。 因此在此起彼落的批評聲中,唱不了現場,無聊的大笑等等,都不阻楊千嬅成為某個segment年輕女子的一個埋洲位。 講開,某夜應酬應到Gossip51,同行女子第一首歌便是<假如讓我唱下去>,即時知道大家就算不是同行也不是敵國。 你喜歡她,不喜歡她,無可否認的是楊小姐是某類女子的身份認同。從來不是公主,但又不至自憐自傷,或許曾經有一個如此這般的moment但轉出街角又回復豪邁,因為要自己截的士返屋企呀darling。心口有個勇字,鱷魚頭老襯底,賺頭蝕尾,徒呼呵呵,回家自己同自己或自己隻貓/狗玩iPamper。又很難不想起經典的<所以美好>中的《女角》。 你想想當年幾多女生在K思覺失調地唱有發生過。半夜說起數你,係用講「陰功咯」果種語氣去說「數你」。 好似有首歌plug左一輪,咩一巴一巴咁既。成日聽到呢段。驟耳歌詞真係怪。前兩天無端心事翻起,坐下來,便聽到這首歌。真是命數,我幾年冇聽流行歌啦陰功。原來首歌叫做《化》。不免臆測,是楊某夫子自道嗎。裡面是複雜的傷過去思未來尋現在。不是要名份,不是以成為某位的夫人為目的。不要別人口中的眼中的恩愛。最毒係呢句呀林夕:「忘愛自然合襯」。係呀,有時我都會贈人一句,係呀你地好襯。聽果個又受落,講果個又唔使觸及相處既質本身,襯係一個完全無法反映任何內涵既字,不過好多人唔介意。 誰人仍然相信深愛,戀愛,很愛,很愛很愛,熱愛一個人。是愛,不是其他。這份毫無緣故的貪嗔癡卻把人生裡面的空虛完滿。 後記:上文說起毒。之前1000fa恤了髮,穿著小外套半截裙夾著小手袋出席一夜宴,比較成熟地出現。翌日報章便說,啊楊小姐倒成了闊太了。呢個先mean先毒呀。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