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May 18th, 2007

來來去去

終於在某一個夜裡,我看到他偷偷地拉著她的手。 她沒敢完全的鬆懈,她像一個小學生一樣,把手放在背後。 他是一個少爺。懷中坐著一個女子,他只要輕輕的拉著她,便能夠牽制她。她輸定了。我是女子,明白那一份就算是我贏了又如何,我仍是輸的心情。 其實我坐在對面甚至看不到他們拉手。不過我就是知道他們在拉手。那種拉手的情態。 他安坐在女子後面,安全地在她背後,在別人的視線範圍外拉著她的手。 我便覺得很悲哀。風蕭蕭兮易水寒。 若果我喜歡一個女子,我便在世界面前,抱著她的腰,以示她是我的。 我看著他們臉上的春風一般微笑,然後覺得殘忍。 那麼快樂,很久沒有感受到,戀人的快樂。快樂是那麼少。 他們在我身邊戀愛,就算他們犯了什麼錯誤,我也充滿了同情。我的軟弱,別人的戀愛也叫我軟弱。 我對於戀人的憐憫直至無法看見的盡頭。 後來想起,她從海上來中,胡回到南京,身處上海的張在信中說:原本我是不傷感的人。可是你這次離去,我很傷感。以後,你便在我處來來去去吧。 她是淡然的,可是「來來去去」真的動魄驚心。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