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June 3rd, 2007

醉翁之意

喝酒都有階段。 醉翁之意在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之意還在酒。 心態以及年紀極年輕的時侯,酒是灌下去的。那時候喝酒,其實是不是喝酒,喝下去是愛拼才會贏的膽量,是視死如歸的豪氣,是千杯不醉的酒量,偏偏就不是喝酒本身。去喝酒如去賭錢--賭場中只有做莊的是贏家,你死我亡乃兵家常事,我只要遲你半刻倒下來就贏。骰盅潛烏龜小蜜蜂青蛙青蛙跳,沒有什麼不能賭。若果不醉,那場酒局是流的。 後來便是喝酒以外的一切。找盡最好風景最怡人的酒伴最嫵媚的衣裳最深的夜深,處處都是酒色,處處都不是酒色。年輕時練成的酒量見功。誰人喝半杯便醉倒不醒人事,世界之最也無法眼耳鼻舌身意的感受。酒量當然不是用來喝醉的,酒量是來延長喝醉的時間的。在喝醉的過程當中,有太多細語太多笑容太多吻太多笑話太多舞步紛沓。人呀人,你們總是要喝醉,你們總是不要喝醉。 無法否認喝久了,喝多了,便心思思買好酒來飲。很窮的時侯仍然覺得喝一枝酒幾百塊「吧」。那種口氣嚇人。酒本身真是好吃,如雞翼一樣呀叫人吃得很滋味。懂得喝酒是一直學習下來也是一瞬間的頓悟,學著別人喝苦的威士忌,黃昏喝夜裡喝自己喝一班人喝開心喝傷心喝,然後是那個獨自的黃昏舌頭的味覺和腦袋裡面愉悅的細胞拍一聲通了電,喝罷甜暖的觸感此生沒齒難忘,看著杯中物,覺得我和黑牌connected,轉念又悽涼起來,懂得吃苦了,為著眨眼間的成長手足焦措。 喝酒的經驗累積下來才有餘裕才夠寬容去感受酒以及酒局的意和味。「我無醉我無醉,無醉,請你不要同情我。」你們總是說我什麼時侯醉了什麼是什麼清醒,其實在喝酒的時侯,我漸漸不懂得分開喝醉或者清醒。總是讓自己喝得很醉,但心明如鏡。 飲大了的人是可怕地誠實,我是從看見別人飲大以及自己飲大了而懂得凡事總要從寬容處著手著眼,哀矜勿喜。永遠喝醉的人要學著清醒的時侯,若沒有看過別人喝醉其實你不知道什麼是喝醉,因為當你喝醉的時侯你根本沒有意識自己在喝醉。若果你喜歡喝酒,你應該懂得清醒的時侯。 又有些人是從來無法喝醉或者不讓自己喝醉,我是看見他們的損失。沒有喝醉同樣無法明白喝醉的存在,因為你沒有喝醉地存在過。而喝醉那種痛並快樂著你很難去同情領略,只覺幼稚和粗糙。只有放開自己(喝醉或其他種種)的人,才能接受別人(喝醉或其他種種),而廣義來說,放開和接受比約束自己(不喝醉或其他種種),然後規限別人(不喝醉或其他種種),有一份如陽光照耀如大海奔流的美德。 喝酒,喝的是慈悲以及幽默。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