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June 18th, 2007

鬼迷心竅

後知後覺,終於看到這一集桃色蛋白質。 陳昇這個男人,能夠令女人哭是沒有懷疑過的事。倒從沒有如此實感,他如此殘酷,如此溫柔。從眾目睽睽拒絕下跪的劉若英贈他新唱片到劉若英點唱風箏之後他的解說,我就是知道世上有叫女人傷透心又仰慕的男人。在陳昇的殘酷下,侯佩岑由一個主持變成一個女人,扶著痛哭的劉若英問,「昇哥,你怎麼了」。這個怎麼了是何苦了的意思,有些話,何必說得那麼白,何必如此不留情面。陳昇的絕情,劉若英一個人招架不來,加一個侯佩岑也招架不來。生命中遇上過一個如此暴烈的男人,一個既是爸爸,又是偶像,是哥哥,又是情人的男人,以後再遇上誰都只是一聲嘆息,只好靜靜地過著無法平靜的活。 (而大概這種被震撼得無法好好重新做人的浪漫只在女人身上,或者很女人的男人身上發生。看《她從海上來》看到胡碰上了小周,一次生兩次熟,一個屈尾十回到上海便跟張說,愛上了別人愛上了小周。真叫人毛骨悚然,才與張漏夜說起金瓶梅,又肉麻地大書特書張氏的好,像見了她像面了聖見了如來佛祖,日日電梯也不乘走樓梯拜訪小樓上的她。張在胡眼中的風光都不過朝夕,不要說一生一世那麼夢幻的事,維持一段比較叫人不那麼難堪的時間好不好?) 看到陳昇唱風箏,然後說「老實說,你跑到那麼遠,我接不住你了」,全世界唏哩嘩啦哭斃了。我是半夜三點看的,精神唔夠,加上在下是粉絲底,看著看著劉若英哭,我就神經兮兮地流了一臉的淚。無可藥救。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