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March 31st, 2009

海的事情

那究竟是冷是暖。她都忘記了春天,就是這樣的。公司的人都走了。她在夜裡,打開窗。沒有人示威了。車都沒有了。有時半夜在公司離開,這條路的士也沒有。她站著,等到地老天荒。 在這古老的建築物裡,是她的辦公室。她是低級職員,她坐在靠山那邊。老闆坐在向海那一邊。不過都沒有海了。那也是老闆的決定。她不取笑他們。不詛咒他們。她只是靜靜看著他們。她見過太多不懂得海的人。那根本是一個人的心地。海的意思,不是在高樓大廈看出去的背景。海不是概念。就好像愛都不是概念。概念有趣,但不是一切,甚至只是事物的很小部份。 她小時候常常去海灘。玩水,玩浪,玩沙。水推過浪,浪推倒沙。然後從頭開始。小六跟喜歡的男生去石澳。中學的暑假到石澳沖浪。即是被浪沖。不理有沒有泳衣。水髒。有時有垃圾或排泄物在浮。水髒但快樂,因為人快樂,於是便不計較外在的事情。那時不流行投訴。如果是現在,她大可投訴三千次。嗯,做果行厭果行。人是怎麼賤格下流無聊起來呢?不過是因為不快樂。她為他們難過。她失戀的時候每個夜裡坐在海邊流涙。沒有任何世上的事物能夠裝載她的傷心。除了海。一次坐著帆船出海。被海風被海浪的聲音被濺起海水被無邊的海包圍。她又在海裡把她的心找回來了。是大自然令她感動。提醒她不過是大自然的一部份。有人如大海般焚毀她。後來她知道只是她自己向著海走去。而不是海浪要來湧淹。她又記起,那一套叫雙城故事的電影,有一個電影製作室叫UFO,裡面曾志偉說,原來我這生沒有腳踏實地過。 這個夜晚,關上辦公室的窗前,她深深吸一口氣,樹的愉快的潮濕味道,令她想起海。離開時,看著那一個個漆黑的房間,裡面一個個的窗口,就是看不到前面的海。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