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January 24th, 2010

An embrace has no end

象徵盟誓的結婚介指,有一個套俗的說法:A ring has no beginning and no end。沒有彼此沒有開始和終結。對我來說,探戈最有趣的就是每次你站在舞伴前面,你便是那一個強大温柔的女人,強大温柔的男人,如此你總是準備好給他人強大温柔的擁抱。你慢慢感到你要對自己足夠仁慈對別人足夠信任,才能給予一個沒有始沒有終源源不絕的擁抱。好像你要有一個家庭,那種高度的仁慈和信任。真正跳探戈的人都是很天真很純情的人。他們給予的及期望得到的是仁慈和信任。 可惜的是這個城市有家庭的人都有很大的財政負擔及擠爆的時間表。他們都覺得不可能在現時的支出及擋期外再付出去學一個可有可無的玩意。那真是不可能的任務,去令人相信一家人一起去探戈,其實不是額外的事。其實是關係建立的環節。 如果有孩子,她五歲吧,你便可以跟她父女共舞。她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中國人不鼓勵身體接觸去表達情感,跳舞卻是一個千言萬語都不說,大家不用尷尬擁抱對方的時候。你慶幸你們還可以跳舞,你想起他朝會有另一個男人,可以把她的心留住,在舞池裡在世界上彷彿只有他們兩個人,你慶幸二十年前你妻把你拉到舞室,要你陪她學探戈。你心想,這是那麼娘娘腔的玩意。那是女人用來控制改變男人的玩意。到今天你在你女兒的婚禮上,跳一支舞為她送嫁,把她交到另一個男人的懷中。你仍然可以令你女兒非常怏樂,你還跟她跳了三首milonga,你有你獨特的節奏去叫她驚喜,她的笑容如那時她四歲騎膊馬一樣燦爛,你有一種父親才有的驕傲,那種我永遠能夠令一個女人快樂的驕傲。有一天,有那麽一天她懷了孩子,你和她的擁抱之間,有了另一個生命,裡面也是你的血脈。 那不是童話,也不是艱深的藝術,也並非高昂的消費。或者大部份的我們實在難以想像那麼美好的事會發生在自已身上。(吊詭的是如果你不相信,美好是不會如願發生的)不過我有一個非常愛我的父親。所以我知道那種心情是怎樣的。我是只是相信人生苦短。如果年紀大到一天你會發現,坐下來吃喝打牌,更多言語也無法表達你的心情,希望那一天你會想起探戈這回事。它那些虛榮華麗的假象,如世間其他事物,你終能看破,你才真正感到執子之手,與子皆老的意思。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