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February 5th, 2011

何其多

雖然是頭號廢話,但還是要說:漸漸知道關係是建立出來的。 譬如家。 家庭的好處是由細到大家庭永遠都在。 不好處是,它令你以為它永遠都在。 原來,即使是自己的血肉,那都只是血肉。 裡面,沒有「關係」,血肉,是一場緣份。 緣份,是不實在的。 關係是,大家由零開始,互相付出,調整自己的空間步伐力度等等各方面又苦又甜的成果。 又譬如,慢慢我沒有了「母親」「父親」的概念。 對我來說,即使一天你跟我說我不是他們親生,也沒有任何關係。 他們就是兩個很好的人,總是對我很好。 也不會說從此以後一生一世會愛對方,只能盡力,面向那個善良的自己,並對這個自己忠實。 去到某一步,超越了血肉這種動物性的相連,超越了責任,超越了規條,超越了別人的期望。 這些是愛,但只是一部份,不是全部。 當中也有一份對關係的純粹,專注和誠懇。 不是很多人總是想要純粹專注和誠懇。 有時我們覺得動物性的相連,責任,規條,別人的期望,很大,最大,大於一切。 我都會有很多這些時刻。 而對有些人,這個有時卻有時了一整輩子。 人世間,勞苦,不自由,可見何其多。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