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Month of April, 2012

只是修辭

那一個夜,她跟情人在中環的邊陲吃過最愛的意大利薄餅,那一間餐廳她一直想去而沒有機會,而他無意中便拉著她的手走進去。 那還是一個奇妙地乾燥的春晚,相擁之間感到彼此的衣裳薄了,走往地鐵站的每一步都是告別的微笑和吻。 她記得,她心情無比愉快,比戀愛更輕更高的心情--是跟決定了「不戀愛」有關嗎? 那些一般對戀愛的定義和期望,或許有益,但這一次,她決定盡力跟它們保持距離。 她想如此沒有了這個男人就沒有了,他叫她再快樂,也不是她世界的全部。 冷靜下來,心水清時大家都知道,其實世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完全滿足自己的想像和期望,戀人不能,如父母不能,如子女也不能。 滿足,是自我尋求的功課,是一己之安身,一己之立命。 從人世諸等關係中找到終極唯一的滿足,對別人來說是幸福。 在她紛雜低微而平凡的小天地,卻是妄想是R爆頭的執著。 唯獨你是不可取替只是修辭吧? 如今叫她最快樂的是她健康靈活的身體,真是人生裡最根本呵。 因此而得到眼耳鼻舌身意的享受,年輕、強大、激烈而新鮮,一一叫她心花怒放。 可是這個身體也會老化,也會病倒,到時她一樣要去接受,去看開,相信希望和喜悅仍在生活各處。 她也想起父母。 在她孩童時也被待為掌上明珠,但印象中父母也有他們自己的生活,除了她,他們在生活中有各自的別的喜悅。 輕盈的感覺也來自如此的家庭氣氛吧? 從沒有愛到發燒。 這份輕盈給她幸福而甜美的感覺,如一客飯後的Tiramisu,如海邊自由的一個深呼吸。 假如她父母給她一個甜品一樣的家庭,她喃喃自語:無理由我只能給別人和自己一舊飯的關係吧? 哈,那麼要有更多幽默感和想像力咯,呵呵呵。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