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September 27th, 2014

媽媽我沒有做錯 – 夏韶聲 September 27, 2014 at 11:15AM

不要誰來訂製對不對 不要誰在亂判我的罪 不想太陽再升起 再升起 再次軟禁真理 不要無奈地悄悄低訴 不要麻木地慨嘆風暴 不可放下那傷悲 那傷悲 再次冷卻不理 媽媽讓我聽聽你的心裡話 多少噩夢你不想 你不敢 去怒罵 媽媽若我遠去你將我忘記吧 風吹雨下我不想 我不想 再懦弱 媽媽我沒有錯過 媽媽我沒有錯過 一起繼續我與你 不死的勇氣 人群沈重的足印 走上永遠的鬥爭 人民狂怒的呼吸 埋葬鎮壓的聲音 風時仍瀰漫冷冷空氣 春雨仍流淚遍佈土地 多麼盼望有一天 有一天 世界永遠優美 from Facebook http://ift.tt/1qEO9Rz via IFTTT

Hong Kong’s David and Goliath democracy battle September 27, 2014 at 10:05AM

廣場的意義。一早起來,女朋友都在現場至清晨。我記得我在前世迴溯裡都見到她們,她們一直在生命裡。 在那世界末日的景象裡,我相約她們如失散我們在某處不見不散。我知道她們無畏穿越前世今生,穿越表象,穿越我們當下言語所能說明的意義。 我一直對象徵意義不以為然。譬如大家都覺得理所當然的一紙婚書和一枚婚介。不過是一張紙,不過是一圈金屬。 是人們付予它們超越了物資的意義、肉眼所見的意義、市場價值的意義。它們象徵神聖的結盟,海枯石爛,我們相守,不離不棄。因為人生裡最核心的價值和意義都抽象,手觸不到,眼看不見,於是我們透過想象把一些可依附我們的肉身的東西化成價值和意義的代表。 廣場的意義是什麼呢。在極權的國家,人們在廣場做什麼。在人人平等的國家,人們又可在廣場做什麼。你是否只看到一場在廣場的「動亂」,如我曾只看到一張紙和一圈金屬。 我們能否看到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東西,以心靈觀察世界。如果連這層次的看見也看不見,就什麼也不必說下去。 from Facebook http://ift.tt/Y9Abk8 via IFTTT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