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June 22nd, 2015

生活在他方:同事偶爾捎來家裡老人手造的各樣酥餅放在我案頭。走到她們的座位,隨便貼著幾張書法練習,旁邊或放著未完成的蘇綉。辦公室就在胡同之間,中午人們在胡同裡找吃的,或到北海公園散步。家裡看出公園去,老人孩子常放著風箏,好像這是天大的娛樂。老北京朋友家裡種了杏樹,摘下來和泥給我做鮮杏醬。司機大哥都埋怨拆遷過多政府不處理人民生活的矛盾。買水果急凍食物生活所有所需全網購零郵費最遲隔天送到家門,住宅管理處全代收,下班回來什麼都不缺。助理是湯唯fans club的搞手,我尖叫並要她帶我去見湯唯跟她拍照。 June 22, 2015 at 12:44PM

from Facebook via IFTTT

雷公劈.事業線.政治A膊.Buridan’s Ass June 22, 2015 at 11:48AM

「一個顛倒黑白天衣無縫渾身是假的「小圈子真普選」方案自行出醜,原因只有一個,文雅一點說,是「遭到天譴」,通俗一點說,是「畀雷公劈」。」 from Facebook http://ift.tt/1K5DOxo via IFTTT

AWSOM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