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Date February 9th, 2016

微博微信上鬧春晚(自稱一百分)之聲至今不絶。 「无能是可以有限度原谅的,无耻是不可饶恕的。」 February 09, 2016 at 08:32PM

from Facebook via IFTTT

微博微信上鬧春晚(自稱一百分)之聲至今不絶。 「无能是可以有限度原谅的,无耻是不可饶恕的。」

微博微信上鬧春晚(自稱一百分)之聲至今不絶。 「无能是可以有限度原谅的,无耻是不可饶恕的。」 Uploaded by 吳海寧 February 09, 2016 at 08:32PM from Facebook http://ift.tt/1V0ofc9 via IFTTT

袁天佑牧師: 香港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我過了65個農曆新年,從沒有如昨晚所發生的事。 每逢新春頭幾天,滿街都是達例泊車,小販擺賣應節物品熟食等,警察和衛生署人員都F是隻眼開隻眼閉沒執法,讓大家開開心心過年,讓貧窮者多賺點錢過活。 昨晚所發生的事,警方指是有組織的,或許是,甚至是借故生事。但何來有事可借?就是食環署的強硬執法,要趕走及拘捕小販。當然這是他們的權力。小販是違法,但為甚麼小販要違法,豈不是因貧窮要賺點錢。假若沒發生這對小販的事,生事者便沒有借口了。無故生事,市民也會指責生事者。政府能關心多一點貧窮人,能有多一點智慧和彈性去處理,昨晚的事便不會發生。 昨日違例的事多得很。在新界有人違法放炮竹,街上也不少違例泊車,警方為甚麼又不強硬執法?是否因富貴人放炮竹和違例泊車,他們付得起錢,所以執法也無用。小販擺賣,防礙了持牌商人生意?阻塞道路,防礙車輛違例泊車? 當然暴力是不對,但更深的問題是政府那種「有權用到盡」的施政,卻不面對貧富懸殊帶來社會的矛盾。 February 09, 2016 at 03:11PM

from Facebook via IFTTT

朋友在微信傳來北京市內放煙花的片段,那些禁放的大炮開滿天(大到幾里外見到果D呀痴線)。朋友說,峰火四起,如身在戰地。 其實非常危險,真是應該要拉要鎖。但我估大時大節,人生在世唔係一場軍訓,好難下下扯到咁行。如果真係要拉放煙花班友,其實理直氣壯,但諗到可能要出防暴公安,新年流流,北京都唔會咁做。 但咩人會咁做?點解要咁做?究竟佢地想得出咩效果? February 09, 2016 at 11:13AM

from Facebook via IFTTT

8 Ways Science Reveals That Hugging Creates A Physiological Response Equivalent To Drugs February 09, 2016 at 10:11AM

from Facebook http://ift.tt/1Py7EJ7 via IFTTT

สิบล้อ & ปั้นจั่น – optimus Crane February 09, 2016 at 09:56AM

from Facebook http://ift.tt/204QkAs via IFTTT

AWSOM Powered